俄羅斯:普京的連續性

 

                                                  大衛•塞波〔註〕   兆立譯

 


 

〔譯者按:以下的文章開頭說的四點特徵其實都適用於中國,其中說寡頭統治集團是資產階級,這在中國更是如此。不過該文的最後一段(也是最重要的一段),說〔這個國家〕是否已有質的變化,仍是一個疑問,可見本文作者塞波先生還不認為俄國已是資本主義。這對中國是否適用,值得研究。〕

2004年3月俄羅斯的總統選舉,弗拉基米爾•普京再度當選了。這一次的選舉,就其本身而言,並有多大意義。如果有什麼象清楚地顯現出來的,那就是,它根本有改變這個政權及其社會——經濟政策的基本特性。

    這些特性可以很快地被概括為以下四點:

一、一個不受約朿的、徹底違反人民利益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這個政策主要是使寡頭統治集團、腐敗官員這兩個亙利亙依的集團和外國資本得到利益。

二、俄國經濟繼續不斷地脫離工業化(deindustrialization),及其強烈依石油、天然氣和金屬等原料的輸出,因此,就缺乏使俄國脫離半邊緣地位的任何前景,以及這種缺乏在社會、經濟和地緣政治的平面上對整個社會所造成的結果。

三、普遍的腐敗以及法治方面缺乏有意義的進展;一個受行政部門管制的、可用金錢買得的司法系統(似非而是的是,對挑選出來的幾個寡頭統治集團成員的虐待,即表示法治的缺乏)。

四、“規約的民主”(regulated  democracy)的保持,以及一個享有類似對權力的、排除人民大眾對政府政策有任何影響的行政部門,再加上對相對廣闊的政治自由的容忍,只要這些政治自由不威脅到行政部門的行動的對自由。政府在車臣所推行的恐怖主義政策就是一個起提醒作用的例子。顯示這個政權能夠做些什麼,當它面對它認為會威脅它存在的抵抗行動的時候。

 

就寡頭統治集團成員而言,這個局勢將會保持穩定。普京已經顯示國家對寡頭統治集團成員的支配地位。但是這個資產階級大體上是對這個局勢非常滿意的。它不尋求直接行使權力。甚至於他們之中極端崇尚新自由主義的人們,雖然對“規約民主”(他們的用辭)的受蝕流了鱷魚眼淚,但是對普京的經濟政策一點都有加以指責。明顯的是,法治的缺乏在商業社會中引起不安全,但是考慮到他們的財富的罪惡起源,以及他們與國家的特權關係在他們的財富積累中所起的對緊要作用,法治對他們的威脅就會更大。

大多數人民的立場來看,什麼事情都有改變——儘管有了連續五年的經濟增長,生活水平還有重大的改進。

現在,勞動法規已被修改到反映工作場所中的真正力量關係,那就是經理部門的對權力。但是,除了這一點以外,普京政權在基本上還是與葉利欽在1993年10月派遣坦克炮擊議會以後所建立的政權一樣的。自從葉利欽1993年政變以來,在每一次選舉中,由總統或者政權所支持的總統候選人支配的資源一直是真正地不成比例的。此外,選舉的結果經常有假:

1993年12月的公民複決投票神聖化了目前這個總統擁有對權力的政治制度。這一次的公民複決投票就是遭受篡改的。投票人數低於新憲法上所定的最低標準,而這個新憲法還是葉利欽本人秘密草擬的。他所發動的政變使他能夠進行向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答應過的“電震療法”。

葉利欽在舉行1996年總統選舉之前曾躊躇了很長時間。一群銀行家發表了一封公開信,明確地要求他不要把俄國牲在“西方民主”的祭壇上。他們把後者定性為“盲目崇拜”。當選舉終於被決定要舉行的時候,葉利欽說他決不容許共產黨再度當政。事實上,根據(俄國)聯邦安全部(其前身為KGB〔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中一位高層人士的消息,共產黨候選人應該獲勝。

為了使普京在第一輪選舉中勝出,2000年的總統選舉的結果也是遭受篡改的。

2002年在車臣的選舉期間,連表面上的合法性都不去遵守了。

需要在這媯菢垂出的,西方不但支持葉利欽的政變,而且認為1996年和2000年的總統選舉的結果都是合法的。如果西方某些領導人現在對民主的前途表示關心,這完全是虛偽的。至於最近這一次的選舉,有一個政府質疑普京政權的合法性,而普京的經濟和外交政策都被西方判斷為令人滿意的。

真正有新的事情發生嗎?真正有,因為這個國家正在逐步加強它對社會的控制。但是,這是否已經是一個質的變化,仍是一個疑問。“公民社會”(指群眾,但是也指有產階級〔possessing class〕)是如此的弱以致很難作出判斷。從俄國歷史的角度來看,它的公民目前享有廣大的自由。問題是,他們有利用這些自由來抵抗這個廣受歡迎的政權,也有利用這些自由使大家看出後者原來是建基在非常薄弱的社會和意識形態的基礎上。它的日漸增大的威權主義,就是為了要補償這個弱點。俄國的悲劇就是,人民抵抗的力量仍是弱於國家反對這個抵抗力量的力量。

那個情況可以改變,或許會很快。但是就目前而言,這個局勢是非常穩定的。

 

〔註〕大衛•塞波(David Seppo)是俄國一位工會指導者。

 

〔譯自2004年5/6月份(總第359期)《國際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