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爾局勢向古鐵雷斯新政權挑戰

F.L.羅梅羅

 


[譯者按:自從巴西工人黨的盧拉當選為總統以來,拉丁美洲的新局勢已引起了世界各地區人士的極大注意。現在厄瓜多爾革命左派古鐵雷斯又在總統選舉中取得了勝利,這就非同尋常了。巴西、厄瓜多爾、智利、阿根廷、烏拉圭、巴拉圭,正決定要建立南美經濟聯合體,這給美帝國主義在南美的利益以巨大打擊。因為,美國千方百計制造厄瓜多爾混亂局勢,向古鐵雷斯政權挑戰。古鐵雷斯是如何應對這一挑戰呢?以下這篇譯文說明的正是這個關鍵問題。

譯文談論的看似是小小的問題,許多讀者可能並不留意。但巴西的盧拉加上厄瓜多爾的古鐵雷斯新政權,使得美帝國主義頭痛不已,因為這會沉重地打擊美帝在拉丁美洲的富人利益。也因為如此,《十月評論》過去曾刊登許多篇譯文,向讀者介紹拉丁美洲各國發生的事件和問題,希望能引起讀者的關注。]

 

  古鐵雷斯的勝利與民間進步組織的作用

古鐵雷斯的勝利,已把民間運動的要求推到了前沿,我們必須按照過去20年來厄瓜多爾(下稱厄國)歷史的來龍去脈加以分析。上世紀80年代以來,繁榮的石油業與景氣的工業化宣告結束,因為從70年代以來,軍政府用進口貨來替代而強迫促成的。因此,厄國全面受到外債的敲詐勒索,不平等的對外交流深化了,並從80年代後期以來,由於美國提出一體化的綱領性指示,結構性調整的激進政策也深化了。其後果是毀滅性的打擊:厄國經濟在安第斯山區域被削弱了,在該國的所有地區,生態環境不斷地惡化;失業率增加,民工從鄉村流向城市,土地所有權集中在少數人手裡,服務行業如糧、油和電訊等部門出現了跨國公司。國家作為服務業的提供者和社會權利的保證者作用,縮減到最低點,受影響最嚴重的是教育和衛生部門。

90年代那幾年,這種危機深化了。從1995年以來,厄國經濟並沒有從深化了的蕭條期中擺脫出來,蕭條是由於提高了貨幣價值和利率(有時高達100%)的政策而引起的。這就為外國制造的產品打開了厄國的市場,從而摧毀了成千上萬的手工業和小型企業。有利於財政資本的超新自由化政策,為90年代後期金融業嚴重危機創造了條件,這就引起2000年1月21日的軍事和民間起義,推翻了賈爾•馬霍德(Jamil Mahuad)新自由化政府。金融業的詐騙行為摧毀了成千上萬的中、小銀行存戶,引起150多萬人民大逃亡,特別是逃到西班牙去。這就進一步加深了大多數人民的不滿,甚至失望和憤慨異常。

多民族團結新國家黨的帕查庫蒂克(Pachakutik)運動以及1月21日愛國社,都得到民主人民運動的支持,它們過去是,現在仍然是沿著民間運動最主要的力量發展,其中包括有厄瓜多爾土著民族聯盟、厄瓜多爾自由工會組織聯盟等等。它們還支持一位候選人去阻止民間所拒絕的政治體制和新自由化政策。這就表明,在第一輪中,作為選舉實力的統一戰線已經建立起來了,並贏得工人、農民、土著各民族、小商人、前部隊人員、手工業者、失業人員、教師、大學生、公私部門的雇工以及城鄉小業主等等的支持。

選舉綱領有一個主要目標,那就是支持生產而不是支持腐朽的銀行,支持忠實的而不是不誠信的工業家,而且反對腐化和政黨體制,而不必公然去處理美國自由貿易區和外債等問題。這次投票選舉還反映出阿根廷危機和巴西、秘魯、玻利維亞的人民運動,以及關係到哥倫比亞計劃。

選舉結果顯示出民主鬥爭的連續性,過去曾有過公民表決私有化和政治改革(1995年11日),帕查庫蒂克運動的發展(1996年)以及推翻馬霍德政府(2000年)等等。

投票選舉古鐵雷斯也反映了一批民間和土著領袖們的願望,他們不支持無限權力的軍事首腦的統治,而希望看到在轉折關頭政權的轉變。厄國社會裡仍然存在的軍人影響和權威,現在已由古鐵雷斯使其資本化了。民族主義是廣大人民群眾自覺性的重要組成部份,他們渴求強有力的領導。這是一次憤怒的選舉,一次反生活條件的選舉,也是抗議政治體制的選舉。這也反映出城鄉廣大青年的激進化,他們是第一次進入該國的政治生活的。在最重要城市的富有意義的投票選舉中,古鐵雷斯在周邊地區,特別是在西埃拉(Siesera)的幾個中央省份中取得了絕大多數人的支持,而亞馬遜河流域的土著農民是十分強大的,他們也同樣支持古鐵雷斯。這次勝利來自多次重要選舉勝利的框架之內,以及拉美國家的先進性,特別是玻利維亞的MAS運動和巴西的工人黨。

 

  矛盾和衝突的說明

新政府將面臨複雜的困難的經濟、政治和社會條件,可以說有一整套內部相互關聯的問題。

財政部門和大型的進出口商人支持新自由化自由貿易項目。儘管古鐵雷斯發表的演說是克制的,但仍有右、中翼的經濟組織和政治團體(他們分佈在國會、地方政府、大企業,媒體和工會內)準備發動一次戰鬥來消磨他和孤立他。

此刻,外債的負擔是難以忍受的,要付清外債就必須花掉國家收入一半以上,這便妨阻了處理社會必需品的日益增長。美元在向民間各部門索取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高的代價。一個國家的經濟為了國內產品生產和服務行業的開展,就必須不斷地購得多,售得少,這就缺乏國內外生產投資,象徵著通貨膨脹和財政困難的加深。美元化意味著貨幣主權的喪失,也意味著廣大的盈餘要用在消費品的進口部門。美元化作為一種機制的預期效益(即阻止通貨膨脹和降低銀行利率,吸引國外投資),卻並沒有如期實現。利率接近20%,通脹達到30%左右,唯有厄瓜多爾的高價石油和外出移民工人的匯款支撐著美元化。未來幾個月中,出口部門帶來的壓力,將會終止美元化,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保持下去,會使進口商人受益。然而,除開資產階級經濟集團的實際利益之外,美元化經濟,如果不去提高出口和國外投資,最終是不能保持的。

由於今年12月財政赤字達到7億美元以上,因而財政危機是十分嚴重的,這表明是支付危機,有些部門希望提高國內使用的天然氣和汽油的價格來解決問題,但這樣一種措施會對厄瓜多爾的民間部門帶來最嚴重的打擊。

當前最大的反應,就是十萬多教師要舉行罷工的威脅,因為他們從11月以來就沒有領到工薪了。

哥倫比亞計劃的實際應用以及美國在曼塔(Manta)軍事基地的存在,都將危及厄瓜多爾的主權獨立,並威脅著有可能不斷地捲入到哥倫比亞衝突中、帝國主義國際化的武裝集團的勢力中去。儘管在選舉的第一輪和第二輪中出現的綱領之間存在著矛盾,儘管在建設民族團結政府中的階級組成成份有所變化,但民間組織仍然保持著對未來政府的支持。帕查庫蒂克運動,可望在10年內加入政府,並共同承擔責任,以使考慮建立過渡政府,並運用手段來排斥企業和政界以奪取有利地位。帕查庫蒂克的戰略是要同沒有明確思想理念的實業界保持一個聯合政府,但反對大型的壟斷集團,特別是沿海地區的大壟斷集團,並促進有利於農業、社會基層土著民族的各項政策,加強在他們自己控制下的地方政府,奪取國家內部的反抗空間。在為爭取到多個政府位置的戰略範圍內,他們大力支持古鐵雷斯與他的黨。帕查庫蒂克正是作為一種政治項目為自己的未來下賭注。

厄瓜多爾土著民族運動、工會、民間組織以及農民,正與選舉之前、之後靠近古鐵雷斯的經濟集團分享政權。我們可以指出:經濟學家莫裡西奧•波佐(Mauricio Pozo)作為經濟顧問而出現,便是一個例子,他十分接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皮欽查(Pichincha)銀行和PROINCO集團,這個集團特別在西埃拉有其特殊利益,資本接近30億美元左右。更貼近古鐵雷斯的還有博里厄里亞諾(Bolivariano)銀行的銀行家馬里奧.卡內薩(Mario Canessa),他同香蕉出口部門有關,擁有資本5億美元。卡內薩可能成為經濟部長,並同奎洛拉(Quirola)家族有關,該家族擁有以出口蝦和香蕉為主的馬查拉(Machala)銀行,而且同王家族(Wong Family)也有關,該家族經營香蕉出口貿易,擁有資金2億5千萬美元。另一經濟顧問是G.拉索(Guillermo Lasso),他是馬霍德政府中的重要人物。此外,涉及到的還有厄瓜多爾最強大的經濟集團諾波亞(Noboa)公司,擁有資金近20億美元,這是由A.諾波亞所領導的,但他在上次選舉中失去了候選人資格。F.科德羅(F.Cordero)集團,是由極右翼前總統L.F.科德羅家族所有,但保持著一定距離,這個集團擁有六億美元資金,對厄瓜多爾最大政黨基督教社會黨具有最大影響。

 

  對民間運動的挑戰

未來幾週和幾個月,將是緊張期待和社會總動員的關鍵時刻。民間運動的主體已決定給予新政權以初步的支持和時間。

資產階級已經分裂了。有的準備共同組織政府,有的則希望通過接近古鐵雷斯來緩和局勢。古鐵雷斯呼籲要同所有有關國家對話。最大的始初的反對派將集中在國際代表大會裡。

在民間各階級中,我們的目標是要把廣大群眾的自發的覺悟性與有組織的各部門聯合起來。這裡的挑戰就是如何使爭取組成政府以及對政治、經濟危機的形勢加以深化、發展並使之具有連續性。人民已經形成了必要的自覺性和要求改變政治體制的可能性。這就是結束舊制度和排斥新自由主義。也就是反資本主義的。最基本的問題是:要把當前自覺性水平與推動其前進的要求結合起來,也就是把當前的迫切要求與基本上反對剝削、統治和壓迫的要求結合起來。

這一方案的中心因素就是:要容許把民主從民間各部門擴展開去,要正視FTAA和哥倫比亞計劃,要面對財政資本和新自由化政策的獨裁專制制度,要把終止結構性調整、不清償外債、關閉美國在曼塔的軍事基地作為主要要求,並且要為爭取水、陸、自然資源作鬥爭。所有這一切必將對民間部門的自我組織、自我表現和獨立願望起到制約作用,因此這就需要帶風險、下賭注。

     

                (蕭明譯自《國際觀點》03年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