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建立巴勒斯坦國嗎?

                                 —以色列的方案是不現實的

埃米拉•哈斯


巴勒斯坦的領導層,現正忙於解決巴以兩國間存在的問題,即沿著以色列邊界建立一個獨立的、持久的巴勒斯坦國是否有落實的可能。

由阿部•馬曾(Abu Mazen)率領的巴解代表團提出以下問題:以色列定居點建設的一般政策,特別是在耶路撒冷的政策,會否取消掉巴以兩國先前達成的和談框架,並迫使巴勒斯坦以新的框架來取代它呢?

這些天來,阿部•馬曾代表團正處於最後完成一個文件的過程中,這份文件要詳細報告以色列定居點的建設活動,特別是耶城周圍的西岸地區和耶城的東部地區,同時還要處理「隔離牆」的建設問題。所有的資料是以發表在以色列的報紙上以及《和平周刊》和以色列人權組織「Btselem」的報道為基礎的。這份文件的標題是《以色列阻撓兩國問題的解決》,文件還附有獨立的一章,專談以色列在東耶路撒冷定居點建設政策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等實質性問題。

同樣巴勒斯坦財政部長薩利•費亞德(Salim Fayyad),現正在華盛頓訪問,他警告與他一起開會的美國人說:以色列的定居點建設政策,很可能阻撓了沿以色列邊界建設巴勒斯坦國的解決方案。

 

  名義上巴勒斯坦國,實際上類似印第安人保留地

巴勒斯坦文件警告說,「如果國際社會不去阻止以色列定居點的建設,不清除因此政策造成的種族隔離的現實,這將迫使巴勒斯坦的決策者重新考慮兩國間解決方案的實踐性。」

根據上述文件,以色列定居點建設政策帶來的後果是:未來的巴勒斯坦只是名義上的一個國家,而實際上泡製出來的實體恰似美國的印第安人保留地,其水陸交通都是十分有限的。文件起草人(包括法學家、院士、地理學家)的意見是:在過去兩年中,以色列已利用矛盾的衝突,旨在鞏固定居點建設政策的三個趨向:(1)封鎖東耶路撒冷與西岸其餘地區的來往;(2)切斷西岸南部和北部的聯繫;(3)破壞巴勒斯坦城市發展的遠景。

根據上述文件,中心大都市耶路撒冷的未來面積由內外公路、隔離牆、計劃中的輕軌路線以及不斷升級的建設工程(這項工程把以色列定居點彼此連接起來)所決定的。中心大都市耶路撒冷將橫跨440平方公里,而西耶路撒冷僅佔這面積的25%。留在這塊領地內的其餘部份早在1967年已被以色列所佔據了。

以色列這項建設工程,將使以色列的定居點與耶路撒冷連起來,妨害了巴勒斯坦未來發展的可能性,切斷了巴勒斯坦各地區相互間的來往,也切斷了與東耶路撒冷的聯繫,卻使以色列通過公路控制,保證了它對西岸廣大地區的統治。

正在西耶路撒冷南部所進行的定居點建設,將把伯利琱峔靘F近的小城鎮、小村莊全面包圍起來。這將使這整個地區得不到自然發展,並切斷了這地區與耶路撒冷及西岸南部的聯繫。

 

  東耶路撒冷,馬阿勒—阿杜明集體

以色列泡製的E-1計劃,旨在擴大馬’阿勒—阿杜明集體,使定居點的連續性更加延長,一直延長到「法蘭西山系」地區,這使以色列沿公路的主要據點得以鞏固起來,所有這些公路是把西岸的南、北地區連接在一起。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水平狀橫向公路上,這些橫向公路可把東邊的約旦河谷和西部的以色列連接在一起,擴大了的E-1計劃奪去了巴勒斯坦鄉村及其周圍的廣大地區,使巴勒斯坦在這個地區的經濟和城市發展的可能機會受到遏制,這廣大地區是靠近被佔領的東耶路撒冷,仍然是一片未開發的地區,這將嚴重地破壞了巴勒斯坦提出的「大耶路撒冷」的實現。

 

  新柏林牆

根據上述文件,一個單一的定居集體就是以切斷耶路撒冷東邊與其周圍的聯繫,如耶路撒冷的南大門和東大門。然而耶城的北大門就不是這種情況了。素法特與拉瑪拉之間,巴勒斯坦建築群的連續體,儘管是疏疏落落的,但以色列卻借機在耶城的北大門構築兩座外定居區以及比尼亞明定居區。

三條公路的新建和擴建工程幾乎都已完成了,使以色列兩個定居點相互連接起來,並連接到西岸、西耶路撒冷和特拉維夫的其他定居點。與此同時,這些公路突破了巴勒斯坦在這個地區建築群的連續體,切斷了它們彼此之間以及與拉瑪拉、耶路撒冷的聯繫,並遏制了它們的發展。這樣的實例很多,不再一一列舉。上述巴勒斯坦文件還著重強調,環繞著耶城的環城路,是與世界各國城市環城路的作用相反的,因為世界各國環城路的修建,是為了緩解人口密集地區的交通阻塞,但耶路撒冷環城路是為了加強以色列對耶路撒冷的控制,為了連接以色列的南部殖民區與北部殖民區,卻使巴勒斯坦與耶城市中心的交通隔絕。根據上述情況分析,這裡就是新的柏林牆了。

 

  隔離牆

根據上述文件,隔離牆設計的長度要三倍於柏林牆,有些地方高度要兩倍於柏林牆,其後果是:第一階段的築牆工程,事實上把3%-5%西岸地段歸屬於以色列,當東耶路撒冷的隔離牆築成時,額外的3%西岸地段又歸屬於以色列,這樣總數為9萬巴勒斯坦人,由於他們不是以色列居民,勢必要在隔離牆與格林線(Green Line,快速公路的綠線)之間生活了。

上述文件帶總結性地說明了:以色列在耶路撒冷和西岸南、北兩地區的建設政策根本消滅了這樣一個遠景,即讓耶路撒冷成為以巴兩國人民和兩個國家的開放的和合作的城市。文件警告說:「如果這項建設政策不能使巴勒斯坦有連續性領土,則唯一的選擇只能是「一國、兩族」的解決方案了。然而文件的起草者估計,以色列不會接受這個選擇,因為這會威脅到猶太國家的基礎。文件在結束語中,提出這樣的希望:以色列由於擔心巴勒斯坦人口的增長,迫使它再次考慮定居點的政策,「並且有可能同意耶路撒冷的分而治之」,在最後時刻,以色列可能醒悟過來,同意了兩國問題的解決方案。

(蕭明譯自《在兩條路線之間》02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