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与货币》书评(来论)

                         刘丹

 


曼德尔的《权力与货币马克思主义的(有关)官僚理论》,以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来系统地全面地论述官僚的成长,苏联官僚阶层、官僚政治经济对苏联的祸害,消灭官僚的道路,和没有官僚存在的未来社会。可以说,这是首屈一指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论述官僚的著作。

曼德尔首先申明,本书所要分析和所要解决的问题。他说:「东欧政权为什么会垮台呢?我们可以明确地回答:是由于官僚集团对权力的篡夺,是由于这个集团政治基础的瓦解。问题不在于掌握权力的人腐化变质了或受到错误思想的影响,而在于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和社会心理等力量的相互作用。本书所要分析的就是这些力量的相互作用。」(第3-4页)「为什么会出现苏联和东欧这样的悲剧?它的深刻的历史根源是什么?怎样防止悲剧重演?社会主义事业还有没有前途?斯大林主义和后斯大林主义覆亡了,社会主义还能幸存吗?没有一个系统的关于工人官僚的理论,也就是关于从工人阶级的组织和国家中产生出来的官僚的理论,就不能令人信服地回答这些问题。这正是本书要解决的问题。」(第7-8页)

因此,书的重点是评论官僚层政治经济及苏联解体所引发出的问题。

首先,曼德尔论述「工人官僚的起源」。在资本主义社会,机关的发展,使工人组织进行社会的分工: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随着由专业干部组成的机关的产生,就出现了工人阶级自身分裂为执行不同职能的不同阶层的危险。「专业化会导致日益增长的对知识的垄断和信息的集中。知识即权力,对知识的垄断导致对人的统治。所以,官僚化的倾向如果不受阻止的话,将会导致出现新的统治者和被统治的群众之间真正的分裂。」(第75页)

无产阶级干部层,是处于萌芽中的官僚,倾向于一个独立的阶层,是不可避免的吗?曼德尔说,是可以避免的。「工人阶级的集体组织同时也是个人实现自我解放的渠道。」(第76页)

至于苏联工人官僚的形成过程,曼德尔分析道:「起初只是特殊的权力和权力垄断而产生的政治利益,然后是带有物质性和文化性的社会经济特权,最后,是完全的蜕变。党国家的官僚与经济管理的官僚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硬化的、不可变更的社会阶层。它利用它的权力垄断来维持和发展它的物质社会地位。工人官僚掌握着国家政权这一事实,把所有的群众性工人组织和工会和党的官僚机构中所能观察到的反工人阶级的、保守的和寄生的特点都十倍地扩大了。」。(第96页)最初,共产党的干部是民主选举产生的,后来却由中央书记处斯大林任命,于是被纳入一个忠于党的书记处和总书记斯大林、并由斯大林授予工作岗位的委托代理机构。就这样形成了斯大林官僚集团。官僚集团享有物质的特权,高薪俸(1924年已达到工人的平均工资的10倍)、特殊商店、别墅、特别医院、特别疗养院、高级食堂,等等。

官僚政制使党内没有民主,国家没有民主。党员有意见不敢说,人民有意见不能说,斯大林独裁统治之下,窒息了一切民主、自由。

代替官僚政制是「以非资本主义方式替代官僚主义主观臆断的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工人群众自己集中分配资源、并以民主方式决定资源的配置优先权的管理和计划制度。这样一种制度要求群众作为生产者、消费者和公民表达自身的需要也就是说,他们控制他们自己的生活条件和劳动条件,从而从官僚制和市场(金钱暴政)的专政主义中同时解放出来。

「但是,这种解放只能是逐步进行的。在整个过渡时期,自觉的、民主的计划与市场机制的利用将同时存在。」

「只有这样,才能在实践中克服官僚集团不负责任与无能。对生产和需要之间的关系的合理解决办法是以民主集中制为前提的对经济的自我集中管理,是由工人自己来计划和施行的。而这只有在商品生产不起调节作用并且在长期内逐步消亡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第61-62页)

要做到「非资本主义方式代替官僚政制」,首先必须恢复民主制度,恢复民主自由的选举,恢复民主集中制。列宁极力主张委派制、集中制及一长制。在苏共第十次代表大会上,列宁提出禁止党内派别活动。工人反对派、民主集中派反对委派制、集中制和一长制,多次提出要恢复民主自由选举,恢复民主集中制、恢复集体民主管理、恢复党内批评自由;可是,这些建议被党代表大会以列宁为首的多数派所否决。(参见《「民主集中派」和「工人反对派」文选》)曼德尔指出,在战争胜利后,却限制了民主,「在我们看来,对列宁和整个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悲剧性错误,托洛茨基在这方面也难辞其咎。」(第145页)

曼德尔认为,苏联还不是一个社会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在任何地方都不存在。」苏联是一个过渡性质的社会。「苏联社会滞留在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阶段。它既可能退回到资本主义,也有可能前进到社会主义如果官僚集团的权力在政治革命中被推翻的话。」(第3页)

当托洛茨基第一次提到在苏联发生一场反官僚政治革命时,在共产党人、社会民主党人及左翼人士中,对这种政治革命的可行性表示怀疑。曼德尔回答说:「历史如今作出了裁决,这个裁决极其有力地支持了托洛茨基的观点。在196510-11月的匈牙利,1968-1969年的捷克斯洛伐克,1980-1981年的波兰,以及1989年的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一场真正的政治革命真的发生了。」(第237页)

「反官僚政治革命的可能性取决于几项条件:制度性危机的深度及其爆炸性;劳动群众特别是工人阶级与官僚尤其是上层官僚之间的对立的程度,各主要阶级及其内部集团之间的力量关系;上层官僚为巩固自身统治进行自我改良的能力。」以上四种因素会产生出四种不同的结果:(1)反革命在全社会的胜利(资本主义复辟);(2)官僚的自我再生产得以延续,但是会使危机拖延下去,并出现进一步的解体;(3)官僚进行根本性的自我改革;(4)反官僚的政治革命的胜利。(第238页)

在这些可能出现的结果中,至少有两种结果已由历史作出了明确的裁定。制度性危机的深刻性是不可否认的,工人阶级和上层官僚之间的敌对性甚至比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所料想的还要严重。官僚进行自我改革的狭隘局限性从铁托、赫鲁晓夫得到证实,为戈尔巴乔夫的实验所证实。「由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公开性进程所得出的基本结论在于,除非一场『来自下层的革命』取代了『来自上层的改革』;否则,要想消除庞大的官僚机器为改革设置的障碍是不可能的。」(第238页)

为什么在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东德、罗马尼亚所爆发的政治革命都失败了呢?曼德尔解释道:「在今天的条件下,以一次胜利的政治革命推翻官僚主义专政只是一种可能性,有可能由于资本主义复辟的得逞而不能实现。如果考虑到无产阶级、官僚集团和亲复辟势力之间在客观上的力量对比关系,那么在俄罗斯和捷克斯洛伐克,甚至于罗马尼亚和波兰,工人阶级都有很大的力量。但在这些国家中,工人阶级正在被动员起来,他们的活动在增长;但是,要进行一次胜利的政治革命,工人阶级还必须具备高水平的阶级觉悟,和自我组织能力,有能力担当政治的领导力量,明确地提出工人阶级在权力方面的要求。这些条件,现在在东欧各国还不存在,在俄罗斯,在很大程度上也不存在。」(第5-6页)

既然,东欧各国和苏联的工人阶级还没有能力进行一次政治革命取得胜利,那末,苏联和东欧各国,只会走向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现在,在苏联和其它类似社会,可以看到,官僚集团的一部份正在转变为一个资本家阶级。」(第40页)在苏联后期,「在它的内部,相当一部份势力已准备与国际资产阶级相勾结了。」(第5页)当到了政治气候适合于官僚集团内资本主义倾向者公开活动时,他们就立即脱下共产主义的外衣,穿上资本主义的锦袍,进行资本主义复辟。我们已看到了,东欧各国、苏联解体后所建立的各个共和国,那些政府首脑和政府官员都是过去的共产党干部,苏联官僚集团的人物。

《权力与货币》最后一章是「自治、丰裕和官僚的消亡」,详尽地描绘社会主义社会的全景。马克思、恩格斯对未来社会主义社会只描画一个轮廓、一个框架,而曼德尔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作出详尽的全面的描绘,是补上了马克思主义在这方面的一个空白。我们在这里不作介绍了,让读者仔细的去领会吧。

译者在「译者前言」中,批评曼德尔的理论观点有自相矛盾地方,「他一方面认为革命后官僚集团僭取了工人阶级的权力,另一方面苏联型的过渡性社会也存在着向真正的社会主义突进的可能性;他在这两种观点之间摇摆。」(译者前言,第3页)

译者批评所指的是曼德尔这句话:「苏联滞留在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阶段。它既有可能退回到资本主义,也有可能前进到社会主义如果官僚集团的权力在政治革命中被推翻的话。」(第3页)

这是毫无矛盾的。按照官僚政制和经济政策的自然发展,是走向资本主义的发展;只有政治革命推翻官僚的统治,工人阶级重新掌握政权,改变官僚政制和经济政策,才会走向社会主义的发展。

苏联存在有发生政治革命的可能性,但并没有爆发政治革命,故此,苏联解体,资本主义复辟。

最后,谈谈译文的问题。译文是流畅顺达的,但是有删节。兆立先生把译文与原著作了粗略的对照,发现有多处被删除掉。例如:

5页,第2段,「但是在今天,苏联官僚集团」之后,有一句「like the Chiness(像中国官僚层一样)。」被删除了。

10页,第3段末「已经为新社会的构成要素准备了雏形」,之后,有「Sociclist vevolution essentilly means the setting free of these constitutite elements。(社会主义革命必不可少地意味着释放这些构成要素。)」被删除掉。

11页,末句「在那些仍旧受着斯大林主义束缚的国家」之后,有「like China(比如中国)」。被删掉。

237页,第2段末,「一场真正的政治革命发生了。」之后,有「An embryo of one has emerged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一个政治革命的萌芽期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现了。」被删掉。

我们想,译者把这些文句删掉,也许是为了使译文能通过出版社审稿而这样做的吧。这些文句被删除对原著的主题、主要观点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使原著的论述不够全面吧了。

凡是关心现在社会发展的前途及未来新社会的人,应该阅读曼德尔的《权力与货币马克思主义的官僚理论》这本书。

200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