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各國革命運動和左派的發展

厄.赫雷拉

 


  阿根廷的革命運動缺乏領導力量,這是革命運動停滯不前的主要因素。各個不同的托洛茨基組織(MAS托派組織除外),正利用“革命危機”、人民鬥爭的不同場合、工人階級自主組織以及直接的人民民主,使他們自己參加到街區聚會中去,他們以此建立了自己的支部,吸收了新的戰士,但遺憾的是,沒有採取積極步驟,與薩摩拉陣線(自主解放運動)一道去實現反資本主義的左派團結綱領。儘管如此,上述的做法有利於各托派組織開展橫向活動,並進一步地向“傳統”左派的政治組織提出質疑。

          在厄瓜多爾,由於帕查庫蒂克(多民族統一新國家黨)內部出現危機和分裂以及CONAIE 運動內部存在著妥協傾向,革命左派未能在社會運動的起義高潮中充分發揮作用。

          在哥倫比亞,社會政治陣線與軍國主義戰略保持距離,因而加強了社會民主運動。

          在烏拉圭,廣泛陣線的向右擺動,使左翼思潮派(即以托派為主力的組織)處於孤立狀態,但儘管有此弱點和內部矛盾,左翼思潮派仍能從急進主義立場出發去反對改良主義。

          建設這支領導力量是具有決定性作用的,這不僅表現在同改良主義綱領和左翼社會民主以及社會自由主義傾向的戰略性爭論中,而且特別表現在發動群眾運動去同資產階級右派和帝國主義作鬥爭中。如果我們認為已有了新的人民總動員的興起以及階級鬥爭的尖銳化,則我們還得承認相反的傾向,這就是民主命令主義,民主的後退傾向,局部的或大規模的鎮壓,左派的不穩性,人民的一民族主義統治,反革命的後果等等。

          這支領導力量,不論在推動群眾性自主組織的發展,組織自衛鬥爭以及批判改良主義幻想(即不經過矛盾鬥爭和暴力也可以實現體制“改革”),都是最基本的力量。

          我們贊同建設一個左派以及對抗運動的堅定核心。但這一堅定核心不可能在“小組織病態活動”的基礎上建設起來,同樣也不可能為了維護“我們第四國際的一致性”而取消了戰略思想和大膽創舉而建設起來的。第四國際各組織和戰士們,在面對這雙重任務時,必須在建設這支領導力量中充分發揮其作用。

          一方面,為了有利於保持、加強左派以及人民力量的廣泛團結,托派組織和戰士們要參加重建左派陣營,包括勞工黨、廣泛陣線和社會政治陣線等。另一方面,各托派組織必須要看到左派陣營內部的危機和裂痕,要用他們自己的戰略綱領去對抗社會抵制運動和人民要求的過激主義。

儘管各左派組織的行動節奏和規模各不相同,但他們在行動中都懷有一個遠景的看法,這就是要重新組合革命左派,包括社會抵制運動內的急進主義。這樣一個政治上的重新組合的遠景,已在下列各托派組織的嶄新經驗中表現出來:例如烏拉圭的左翼思潮(CI),哥倫比亞的現代社會主義黨、波多黎各的社會主義陣線以及巴拉圭的人民社會主義大聯合等等。

          處在社會危機和階級鬥爭的局勢下,第四國際各種力量都有積極的作用。在多數情況下,他們促動並組織了日常的群眾性鬥爭。他們參與所有的動員工作,參與團結運動、網絡和論壇運動,這一切運動都體現出不同的抵抗經驗,反映出社會經驗和綱領制訂的空間,如同世界社會論壇的運作一樣;與此同時,他們也參與ATTAC運動,世界婦女進軍、反美國貿易自由區、取消外債運動、反哥倫比亞計劃,參加聖保羅論壇和工會活動等等(參見阿根廷、哥倫比亞、智利、巴拉圭、波多黎各、墨西哥、烏拉圭等國的左派及托派活動)。

          所有上述經驗同樣豐富了第四國際本身在政治上和綱領上的積累能量,只要第四國際能夠確立一種互相交換意見以及內部交流的良好關係,只要第四國際能為了反思和行動而提出各種建議和共同任務,這一目標便會實現。

          急進派和反帝力量重新組合的遠景,要求我們把積累起來的經驗,運用在革命的多元主義中,這便會超越我們自己(托派)的組織界線。

          這樣的遠景只會出現在這樣一個時期堙A即政治和社會的矛盾加速了,危機加劇了,自我批判的革命思潮的再度調整加速了,這埵P樣包括來自各不同托洛茨基主義的思潮在內。由此可以得出結論,我們有必要創造網絡組織和締結協議,以便使不同的經驗和政治戰略的選擇走向社會化,有必要公開我們的“要求和建議”,並拋棄那令人氣餒的“自我肯定”的小氣候作風。

          不錯,要提出和實現我們(第四國際)的“任務”,還會碰到許多困難,第一,我們只能及時地並以系統方法來研究新問題,作出策略上的選擇,重新確定綱領和戰略性鬥爭;第二,目前的形勢對我們來說,除了巴西是個例外,我們在未來體制的“可見度”上還是很不充分的。

          因此,第四國際各組織的建設是處在下列的形勢下:首先,仍然存在著緊張和破裂的局面;其次,富有經驗和連續性的戰士核心(指托派戰士)與來自其他傳統和鬥爭經驗的戰士們結合在一起;第三,我們還須與思想和行動敏捷、富有活力的年輕人結合起來。要處理好這種多樣性、差異性,會產生在政治選擇上的各種矛盾和混亂。但不管怎麼樣,我們第四國際力量,在本大陸各國中,會繼續大力地參加到反帝、反資本主義的社會運動和鬥爭中去。

 

(註:厄內斯托.赫雷拉是第四國際統一書記處書記之一,是烏拉圭廣泛陣線中“左翼思潮派”的領袖,他現任左翼思潮派月刊編輯。)

 

(蕭明譯自《國際觀點》03年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