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反對軍事全球化

                       塔班班瓦

 


    棉蘭佬島人民的和平運動是長期為棉蘭佬島和平而鬥爭的群眾運動,自9.11之後,這個運動仍在繼續進行,自從美國軍隊部署到菲律賓之後,這個組織已經明顯地加快它的工作。

    我們曾經推進回到和平協商和反對軍事全球化的運動。我們也擔心政府在菲律賓人當中,基督徒和穆斯林人之間製造敵對,由於把所有穆斯林人列為恐怖主義者,因此,而試圖爭取大多數的基督教人口站在他們一邊。

    我們正在努力發展這個運動達到國際的水平,特別是近幾個月來在歐洲方面,我們要鼓勵的一件事是:前來棉蘭佬島的國際代表團能帶回該島真實發生著什麼事的準確信息。這是特別重要的,因為阿羅約正在利用她在別國的支持者寫文章,例如在美國的報章上說:美國軍隊在棉蘭佬島正幹出多麼好的事情——伊•奧•費拉倫說。

    現在菲律賓是阿富汗之外最多的反恐怖主義美國軍隊進駐的地方,現在我們有660個美國特種部隊在這個國家的南部,而其他的部隊在北方訓練菲律賓軍隊,他們有幾個團隊則在不同的地區。

    最大的集中地是在棉蘭佬島,他們在那裡正在訓練菲律賓軍隊怎樣去佔領或摧毀恐怖分子—阿布沙耶夫組織(Abu Sayyaf)。這些人實際上不到100人,而現在菲律賓軍隊有8000人的部隊包圍著巴西蘭小島執行任務。甚至靠著美國的幫助對付這80個人似乎正在碰到麻煩—這就是在這個國家所稱的阿蓋達網絡。

    阿羅約總統是美國帝國主義在東南亞地區反阿蓋達網絡的最可靠同盟者。在9.11之後是她第一個支持布殊的正式要求—甚至在當時,在這個地區的其他國家領導人還沒有作出表態的時候。

    今天對於布殊總統來說,菲律賓也是很重要的,因為它是新自由全球化失敗的活生生證明。

    過渡時期的新政府在2001年1月就職之後,我們稱之謂第二階段的人民權力,今天結束了。去年五月在國家和地方選舉之後,執政黨能夠鞏固了國家和地方兩級的控制力,在下議院得到大多數的席位,在上議院得到微弱多數的席位,總統不再依靠曾經對她走上權位有功的同盟者了。

    現在她能夠不顧一切地困難地進行審判她所繼承的前總統埃斯特拉達。她要攻擊他,因為在去年年底,埃斯特拉達和他的支持者,企圖通過一個第三階段的人民權力來恢復他控制政府的權力。那是全國人口中最貧窮的部份,這些人曾經在2001年12月被他們鼓動起來過。

    當阿羅約走上政權時,曾有一個廣泛的臨時結成的聯盟,這個聯盟,包括左派在內,把她推上了政權。菲律賓共產黨參加競選,並在下議院得到了席位。因為這個幫助,起初,阿羅約曾試圖在左派要求之間進行協調,而現在,她對他們卻毫不妥協了。

    我們看到美國的直接軍事介入就像全球化武裝起來的翅膀,而且,也像美國在冷戰後「及時」戰略政策的具體表現。在幾個小時之內,美國能夠調動大量集中的部隊到世界上任何國家或島嶼上,無須負擔基地的費用。例如他們從日本沖繩島運送軍隊到菲律賓。美國也準備好了,「如果必要,可以單獨行動,但若能夠,也可以多邊(或多國)進行」。

    為什麼要在棉蘭佬島呢?從地理上說,它是東南亞經濟發展區的中心,這個地區包括汶萊、馬來西亞、印尼和菲律賓。巴西蘭島就是這個地區的要衝,當然它也是阿布沙耶夫組織的根據地。

    菲律賓政府在根源上產生出阿布沙耶夫組織——我們同情他們的5個代表,其中包括兩年前被殺害的主要戰略家。1994年當摩羅各革命派系與政府協商的時候,他們發起這個組織。對於重要的各派的加入,正是成熟的時候,以提供選擇革命的思想。

    阿布沙耶夫主要成長於1996年,摩羅各派和政府之間和平協議之後,當然,這個協議破裂的時候,它吸引了許多追隨者。

    我們看到在政府對美國支持和軍隊出現之間的連繫。正好像布殊那樣,總統阿羅約的父親也是一個總統,並且在她擔任上議院議員時,就非常支持美國在菲律賓的基地政策。她是一個非常熱烈的小布殊追隨者—她採納他的口號:「子彈是為了麵包」,「安全是為了自由」。她要求實行一個竭盡全力的戰爭,去反對菲律賓的阿蓋達網絡—此時,她所真正擔心的是2004年的總統選舉,現在保持中立的派別將可能成為她的對手。

    去年底,謠言盛行,說將會發生一場政變,這個謠言迫使她宣稱要更換國家的警察首腦。可是現在美國的軍隊來了,她就改變了主意,不僅要使這個人繼續他的工作,甚至延長了他的任期。美國軍隊使她在兩方面都有信心繼續統治,和為2004年的選舉作好準備。

    這種形勢給予菲律賓不同的革命左派得到一個一起行動的機會。那些在1991年積極主張取消美國軍事基地的,現在又回來作為運動的主流。來自左派(不包括共產黨)的不同的群眾,正在試圖重新集結在這一主流後面,並且組成和平同盟。我們正在聯繫鬥爭,反對全球化和美國的軍事勢力。

    棉蘭佬島革命工人黨在戰鬥中是積極的,特別是在棉蘭佬島。我們存在於到處都是軍隊的該島,通過工作,我們正在與其他左派組織更為強大的合作—特別是菲律賓社會黨(這個黨同在澳大利亞的民主社會黨(DSP)有聯繫),以及菲律賓工人黨、菲律賓無產階級黨。

    今天,政府已經同所有的不同武裝組織中斷和平談判,這就意味著美國軍隊能夠在軍事上反對他們。新人民軍,共產黨的軍事派系已經被布殊列入恐怖主義組織的名單。

    摩羅穆斯林自由戰線最擔心美國軍隊的存在,尤其是在巴士蘭、因為他們有近兩千人的武裝在這個島上。他們認為存在一種危險,他們將會被等同於阿布沙耶夫成員。

    有一種真正的可能,那就是:不是阿布沙耶夫的成員也將會被殺害。恰恰在此之前,美國海軍陸戰隊殺了三名被他們誤認為是阿布沙耶夫組織的人(而當地的媒體卻證明他們不是),他們正在烹煮豬肉,當然不是穆斯林原教旨主義者。

    政府曾爭辯說,那只有兩個選擇:或者你是為了阿布沙耶夫,還是為了美國軍隊。他們曾在電視上放映錄像,阿布沙耶夫從1995年起就執行砍頭的刑罰。對於我們來說,教育人民是一項重要的工作。這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我們必須譴責政府和美軍兩者。

    (柳真摘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