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週年後美國工人仍感到餘波

                   庫塔力克 兆立譯

 


    〔《勞工之聲》按:2001年9月12日還沒有過去,電台、電視台等的時事評論員就已經告訴美國人「從今以後一切事情都再不一樣了」。自從那時以後的一年中,工人們已經發現,有些事情已改變了很多,有的事情卻一點也沒改變——但是他們現在都有一個新的邏輯依據,反恐戰爭(the war on terrorism)。要保衛國家安全!這個咒語越來越多地被召喚來掩蓋布殊政府和老闆們的反勞工議程。在公、私營部門調整勞資罷工的各種計劃——許多是九一一之前久已存在的計劃——已經變成新秩序的必要部份。不管是通過大量解僱和其他經濟失調,或者是由於政府政策更直接的影響,勞動人民正在發現,可把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場所改變很多的各種力量正在開始運轉。

    九一一後的一年之後,《勞工之聲》觀察了九一一及政府反應的累積下來的影響。〕

           立即的餘波

    九一一的餘波,對許多工人而言,是立即的。已被結構性弱點所毀壞的經濟之迅速墮入衰退,觸發了一波大規模的解僱。在九一一之後的18個星期之內,430個工作場所的12萬5637名工人,大多數受僱於航空和旅館、旅遊業的,直接由於這個攻擊而遭到解僱。

    因此而來的預算赤字,也使許多社區的公務人員的工資遭到凍結。例如,在邁阿密,教師和各類僱員們最近舉行了一次大規模託病怠工來反對這個趨向。

    強求工會讓步的攻勢,在世界貿易中心倒塌之前,久已存在,但是有些公司——特別是航空公司——利用這個危機要求取消更多的福利。根據空中服務員協會一位名叫喬舒亞•弗里茨的會員所說,「在九一一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內,航空公司已開始要求員工團體作出讓步。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不得不這樣要求的理由是,航空業至少有80%的員工加入工會,可能是美國參加工會的員工的百分比最大的行業。」

            國土安全

    除了遭受從九一一事件而來的間接打擊以外,數以千計的工人們已直接受到政府基於反恐戰政策的影響。從非公民之被解僱,到剝奪17萬聯邦政府僱員的工會保障權,到徵募工人到全國窺探系統之中,這個衝擊是極為明顯的。努力創立新的國家安全部的意義,對工人而言,不止是成立一個嶄新官僚機構。埋藏在原先35頁的創立國家安全部這個超越機構的法案之內,是在第730節中包含68個字的句子,允許總統任意剝奪新國安部大約17萬僱員的所有集體談判權和權利第5號的文職公務員保障權。

    這個68個字的句子要求建立一個新管理制度,那就是「有彈性的」、「現代的」、「以公務人員獎賞和合適度的原則為依據的」管理制度。美國政府僱員聯會會長博比•赫內吉稱這個句子的語言是「一種心態的一個代號,這種心態的目的是逐漸削減公務人員的薪金、醫療保險、退休制度、以功績為基礎的僱用、解僱申訴權利、告密者保護權、組織工會和集體談判權。」

    這個新法案延續了總統在2002年1月7日分頁發的行政命令,剝奪將近一千名司法部僱員的集體談判權。

    有的時候,這些工作的反勞工的目的被明確地講出。右派有影響力的傳統基金會智囊的一位副會長邁克爾•弗蘭克在6月20日的《休斯頓記事報》上說,「這個新機構和反恐戰爭就是從現在到選舉之前的保守議程。」

    弗蘭克接著說,「堅決保持對工會的管理權、保證種族或性別的僱用目標不被允許(利用)、防止現行工資法律被利用——將是這個爭論的大部份。」弗蘭克與負責推動這個法案在美國國會通過的眾議院特別委員會主席、德克薩斯州眾議員理查•阿邁有強大的聯繫。

    目前,美國政府僱員聯會代表大約5萬名將要被合併成國安部的多個機構的僱員。這些機構包括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海岸警衛隊、移民暨歸化局(包括邊界巡邏隊)和聯邦保護局等。聯會的傑姬•西蒙說,工會正在動員它的會員進行一個壓力運動,要求在該法案的最後版本中撤銷這些反工人的章節。

    參議院民主黨提議把反勞工的條文刪去,但是因國會要多天休會,該法案的最後形式尚未決定。可是布殊總統誓言,如果第730節在以後的審議中被刪掉的話,他就要否決。

          解僱合法移民

    航空暨運輸安全法案禁止非公民的工人擔任機場檢查工作。當這個法律在11月19日充分生效的時候,可能有6千以上目前受僱的非公民工人(大約佔全國在機場工作的屏幕檢視員總數的25%)將會被解僱。

    絕大多數非公民屏幕檢視員是永久合法居民,許多有多年經驗。除了覺得對將要被解僱的工人不公平以外,積極為工人謀福利的人士擔心,要求工人必須是公民的這種規定將要「波及到機場及其他地方的工作」。

    這對西海岸的屏幕檢視員的打擊將會最大。在加利福尼亞州好幾個大機場內,將近80%的屏幕檢視員是移民,多數是菲律賓人。代表許多屏幕檢視員的服務業僱員工會,連同美國民權協會,在今年一月,代表受影響的工人一方,提起訴訟。菲律賓人和爭取和平的正義的積極分子們,已在舊金山灣區,為這個問題,組織了一個基層群眾運動。

     恐怖主義情報及預防系統

    對工人生活有直接影響的政策改變不局限於經濟領域。司法部透露了一個計劃,名稱為反恐怖主義情報及預防系統,要把數以百萬計的美國經濟人拉進一個廣大監視網絡。

    根據新成立的公民團隊(一個由聯邦政府管理的志願者團體),反恐怖主義情報及預防系統將會是「一個全國性報告系統,這個系統將會讓這些在其工作程序中容易認出不尋常事件的工人們報告可疑的活動。

    司法部與某些大公司的經理部門之間的談判已在7月開始,這些大公司的工人是與公眾時常有接觸的,例如郵差、公用事業僱員、送貨員、船長、卡車司機及列車長等。反恐怖主義情報及預防系統的最終目的是把一百萬工人作為一群潛在告密者,帶進這個系統。

    民權鬥士和部份勞工運動已對這個計劃作出抵抗。加利福尼亞州勞工聯盟於7月24日所通過的一個決議,強烈譴責反恐怖主義情報及預防系統,把這個計劃比做納粹德國之努力轉變全國工作大軍為一個告密者及密探的網絡。全國郵遞員協會在7月17日宣佈,它不會與這個計劃合作。不久以後,美國公用事業工會的代表們聲明,「他們不贊成他們的會員成為告密者」。

    某些基層工人曾作出更強烈的批評。聯合包裹服務公司的一位司機,卡車司機、汽車司機、倉庫工人和傭工國際工人兄弟會民主派的一位成員布奇•泰勒在紐約時報專欄版上對反恐怖主義情報及預防系統評論說:「對於『可疑的』這個字,我擔心誰的定義將會被使用。……使我煩惱的是,那些負責保衛我們自由的人們會如此漫不經心地助長這樣一個恐懼和懷疑的氣氛。

    「想到我的郵遞員也許會注意我的郵件從那裡來多過注意應該送到哪裡去,使我煩惱。……一個要求像我們這樣的人去做監視工作的方案……威脅到我們在我們每天所服務的社區中已建立的信賴。」

    不是勞工運動的每一部門都不贊成反恐怖主義情報及預防系統。泰勒的工會主席詹姆士•霍法就欣然接受了這個計劃。根據卡車司機兄弟會的發言人鮑勃•布萊克,「霍法先生說,兄弟會的會員可以是反恐戰爭的眼睛和耳朵。」

    反對反恐怖主義情報及預防系統的呼聲高漲,迫使政府縮小這個計劃的範圍。司法部於8月9日宣佈,它不再尋求把郵務及公用事業工人包括在這個行動中。

          對罷工潑冷水

    布殊政府以關切國家安全為藉口,已對勞工運動支柱之一的西部碼頭工人的合同談判,直接干涉。早在5月中,當碼頭工人工會談判員與僱主坐下來談判時,政府已經開始起草一個回應,這個回應極可能會引用塔夫脫——哈特萊法案的禁制令。

    自從卡特總統在1978年試圖運用塔夫脫——哈特萊法案來對付煤礦工人罷工以來,該法案的「國家緊急狀況」條文尚未被用過。出乎意料的是,在1978年,對這個禁令作出最強大反應的組織之一是碼頭工人工會。這個工會允諾,如果軍隊被用來管理煤礦,它就會在西部各碼頭發動一日罷工。

 

    〔本文原載於九月號的美國刊物《勞工之聲》,此文譯自2002年10月號《國際觀點》上的轉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