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事變以來的國際局勢

                       黃申摘譯

 


    九•一一事變,暫時在美國心臟地區沒有遭到任何反抗就被利用來為公司利益,特別是大規模石油公司的利益服務。但在世界其他地區,九•一一事變的影響卻沒有帶來類似這樣癱瘓和沮喪的效應。

    華盛頓和華爾街的帝國建設者,特別是以布殊、切尼一伙為首的國際石油集團,目前已在阿富汗建立了由卡爾扎伊領導的傀儡政權。早些時候,前美國尤諾克(Unocal)石油公司僱員卡利爾扎德由布殊總統任命為駐阿富汗特使。這位卡利爾扎德從1990年到1993年原是老布殊政府國防部助理副部長,負責控制石油的政策設計。

    有足夠跡象表明,自從蘇聯解體以來,美國及其小伙伴英國確立了戰略目標,要滲透到前蘇維埃中亞共和國石油資源地區,經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舖設石油管道,並重申在這個地區的帝國特權。但這在19世紀時是遭到俄羅斯和大英帝國的挑戰的。布殊王朝除了是美國石油壟斷政權之外還能是什麼呢?

          「邪惡軸心」

    帝國建設者,現在利用「反恐戰爭」作為普遍理由,派遣軍隊到菲律賓、也門、格魯吉亞,重新燃起哥倫比亞內戰,在委內瑞拉製造力圖推翻當選總統查維斯(Chavez),並威脅著要用戰爭來反對「邪惡軸心國」——伊拉克、伊朗和北朝鮮。他們公開宣揚入侵伊拉克的計劃。5月,布殊政府還增加另外三個國家——敘利亞、利比亞和古巴到邪惡軸心國名單上。6月,在一次談話中,布殊宣稱要擴大北大西洋條約國的成員,將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也包括進來。

    但,世界上其他國家則看到是另一類的「邪惡軸心」,這就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貿易組織(WTO)和世界銀行。4月20日舊金山示威者所襲擊的「邪惡軸心」則是「戰爭、種族歧視和貧窮」。4月20日,華盛頓D.C區的示威人數約有75,000-100,000,舊金山則有20,000-40,000,而其他城市舉行的支持巴勒斯坦行動則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這有助於削弱這個國家起催眠作用的「愛國主義」氣氛。

    襲擊華盛頓和紐約的餘波,會如何影響美國激進派的前景呢?而美國左翼分子應起來作如何回應呢?

           一連串疑問

    當美國的恐怖情緒稍有減退時,從各方面來的一連串疑問都提出來了。布殊政府是否事先便知道本•拉登的劫機襲擊呢?何時知道呢?5月15日白宮也承認早在2001年8月,布殊政府便已接到了警告。但白宮的新聞秘書阿里•弗萊舍出來否認,他說政府所了解到的只是九•一一以前的那種傳統方式,而不知道本•拉登會使用自殺式的劫機襲擊。

    迄今為止,所有這些透露出來的消息,主要是被用來增加保證國家安全的財政援助和軍備的添置。前以色列國會議員尤里•阿夫納里,於2月14日在一份日報的專欄上寫道:「如果我是陰謀學的信仰者,我定將認定本•拉登是美國的代理人。但由於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只能懷疑這是個巧合。」

        本•拉登在那裡?

    本•拉登現在如何呢?在美、英軍隊入侵阿富汗,並殺死阿富汗人數要兩倍於九•一一事件中的死亡人數之後,這個最大的恐怖主義者本•拉登在那裡呢?

    然而,法國《費加羅報》在去年報道說:2001年7月,本•拉登在迪拜的美國醫院裡接受治療,據說那時,他曾會見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一名高級官員。當時本•拉登已是需要捉拿的在逃者,因為兩次轟炸美國駐外大使館和一次襲擊美驅逐艦科爾號都與他有牽連。7月14日他乘私人飛機離開迪拜,都沒有受到美國情報機關和軍隊的干擾。1998年和2000年,根據華爾街日報,前總統喬治•布殊在沙特阿拉伯私人會見了沙特皇族和本•拉登的家族。在關押中的記者阿布——賈馬爾(Abu-Jamal)寫道:「我們也早已聽到了表示抱歉的聲音了,他們用刺耳的聲音說,可憐的聯邦調查局與中央情報局……委實負擔過重了……」這同一聲音恰好為國會兩院提供政治掩護,因為他們需要大量地為這兩個情報機構撥一批經費。

     與珍珠港偷襲相類似嗎?

    美國政府及其情報機關的無能,有沒有狡猾理由加以辯護呢?美國媒體堅持認為沒有。但也有人作了比較,羅斯福時期的珍珠港偷襲與九•一一事件是有類似之處的。

    戴維•鍾斯曾經寫道,美國和以色列不可能不知道世貿中心會被襲擊的陰謀,美國情報機關早已深入、持久地滲透到中東的敵對勢力中去。美國政府事先的培訓、財政支持與本•拉登、穆斯林恐怖主義分子合作以及早在1980年便把軍事佈置在阿富汗,所有這一切都加強了這種可能性。現在回顧羅斯福時期,也有足夠證據顯示羅斯福盡其所能刺激日本偷襲珍珠港,他借此機會,作好國內動員工作,以便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參加戰爭,顯然要付出成千上萬美國人生命為代價,為什麼他們不在兩種代價之間作出道義上的區別呢?羅斯福的海軍僕從們說出了其中的道理:珍珠港偷襲中,幾千幾萬生命的喪失是一個很小的代價,但可以借此來轉變美國輿論支持戰爭。

    說到底,事實就是統治階級要求得生存,不論是戰爭或和平時期都是不惜以廣大人民的傷亡人數為代價的。

        各國工人加強戰鬥

    與此同時,世界其他各國的階級鬥爭在繼續發展,並且強化了。首先在意大利,3月、4月間,大規模宏偉的工人示威遊行和總罷工,約有1300萬人參加,我們編者收到的第一手資料,指出西班牙總罷工人數也達到1000萬人。

    在阿根廷,2001年12月19日-20日,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全體人民動員起來反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代理人——阿根廷政府。從那以後,潛在的革命局勢已經形成,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此起彼伏,例如布魯克曼服裝廠以及扎農陶瓷廠建立起糾察隊、集會群眾和工人戰鬥隊等便是。至於群眾運動領導者,能否表現出有能力把運動推向前去,並成功地建立工人政府,這猶待觀察。阿根廷一個特殊部門即「勞工旗幟網址」提供國際階級鬥爭關鍵部門的詳細報道。

    在法國總統競選中,右翼總統候選人勒龐獲得了強有力的支持後,據估計約有200至300萬人,其中多數是青年,在五一節前湧上街道反對這種法西斯主義的應聲蟲。兩個革命社會主義政黨(托派組織),在4月總統競選中贏得10%選票,而斯大林派——法國共產黨只獲得3.5%。法國革命共產主義同盟(LCR托派)的總統候選人,27歲的奧利維埃•貝桑塞諾,是名郵電員,贏得第二大青年選舉集團的光榮稱號,這批青年年齡約在18歲-24歲之間。以貝桑塞諾為總統候選人的LCR接到大量青年要求加入同盟的申請書,日前LCR的成員可望增加到一倍。某些有權威的媒體記者警告說,「世界上唯一超級大國切不可忘記群眾叛亂和起而反抗的危險,這很可能使沙特阿拉伯、埃及、約旦的強硬政權遭到推翻。華盛頓策劃者放手讓以色列總理沙龍推行他的反巴勒斯坦政策,必將在阿拉伯穆斯林世界以及全世界引起戰火。

      全世界勞工運動的興起

    據資深的工會活動家、「勞工旗幟」編輯部成員比爾•奧納希3月23日在他的堪薩斯「勞工網址www.Kclabor.org」上寫道:過去一週是全世界勞工運動最繁忙、最熱烈的一週。今天,約有200萬工人走上羅馬街頭,對改變勞工法和反恐活動性質提出了抗議。成千上萬的中國工人勇敢地表達了他們反對失業人數增加,反對在工資和福利方面受到欺騙。在南朝鮮,上萬名公用事業工人舉行罷工,反對私有化。津巴布韋工會環繞著賄選問題與政府發生衝突。在墨西哥,全國礦工已舉行罷工,而油田工人正以罷工相威脅。在加拿大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勞工運動的總動員已有了穩固基礎,工人們對反勞工的自由黨政府表示強烈的憤慨。

    「官方的」世界工會聯盟領導層不得不承認,工人鬥爭的規模不斷擴大並取得了國際性聯繫。保守的國際自由工會同盟,在五一節宣言書中作了如下的論述:

    「今年,全世界數量空前的工人走上街頭。他們反對各國政府蓄意縮減工人權利。當經濟失調威脅到每個人的生存時,他們高聲提出抗議,要求全球化壓力必須加以控制……。」這份宣言書還列舉了津巴布韋工人抗議賄選,阿根廷工人罷工,意大利數百萬工人上街以及日本、印度等國全國性抗議活動等等。

    美國勞工運動又如何呢?

    美國工人中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大規模總罷工,更不必說其他各地的勞工鬥爭了。他們怎麼能知道世界的勞工鬥爭呢?美國全國主要媒體對此隻字不提,他們最關心的是歐洲各地的足球賽。如果人們向勞聯——產聯的網址探問「總罷工」時,發來的答覆是1996年巴西駐華盛頓D.C區大使館外的糾察線。此外什麼都沒有了。

    美國勞聯——產聯從不提意大利、西班牙總罷工事。如果說提到了什麼具有國際性質的事,只不過是類似國會順利通過某種立法議案等等。工會表達其反對意見的方式,通常只是打電話、寫信或說服國會議員的院外活動,而不是建立糾察隊和舉行示威遊行。如果有人提出接近總罷工的設想,在工會高級領導人看來,不是神經錯亂的跡象便是輕舉妄動的行為。

    正如戴維•鍾斯以及比爾•奧納希在他們的論文中所指出的,美國勞聯——產聯及其前身美國勞工總同盟,在歷史上從來就沒有與資本家政府的外交政策有任何分歧意見。美國工會高層領導對於資本家冷酷無情地侵犯工人權益和國內人民權益,幾乎沒有任何反應。

    在美國何時才會開始實際行動呢?當然,有些行動正在進行中,如洛克希德的兩所製造廠已經舉行罷工。西紅柿製造業工人也已經給貝爾公司帶來許多麻煩,但卡車司機工會、木匠工會和汽車、飛機、農業機械聯合會傳來的信息,彷彿他們的意見仍然是:「對石油巨頭和三大汽車公司有利的,必定是對我們有利的。」最近幾個星期中,美國最高層次的工會運動,仍然與僱主站在一起,這些運動是違背美國廣大工人利益的,只能在有組織工人、環境保衛主義者與學生之間本來只是脆弱的聯盟中,打進一個離間的楔子。

    現在是時候了!我們應當向世界其他各地工人鬥爭範例學習,而開始我們的勞工運動。

     工黨聚會與要求權利運動

    我們希望即將在華盛頓D.C區舉行的工黨(編者按:有譯「工人黨」)聚會,會對我們這個危險重重的地球上每一國家的工人階級,對他們為長期利益和需要所作的鬥爭,提供巨大貢獻。我們要對工黨活動的特殊方面引起注意,即要求有權組織起來,改善勞工法,維護社會保險以及保障就業權利等等。

    工黨的組織者托尼•馬佐契多年來一直主張,勞工運動需要把公開說教轉變為對勞動人民的關懷。工黨運動的目標就是要做到這一點,使工人們能一般地認識到,他們自己工會的黨有必要促進並維護他們的階級利益。

    工黨將在這次聚會上開始提出一個新的運動:一切人要免費接受高等教育。勞動人民必須提出自己的利益問題,而工黨要為解決這些問題作鬥爭。

     加強公正的醫療保健運動

    根據報道,絕大多數美國人十分重視普遍的醫療保健體制。在若干次地區性普選中,工黨在這方面贏得多數選票。有報紙報道說,近年來,美國人關心醫療保健要勝過關心恐怖主義問題,去年發生的多數罷工,都是因工人為維護合同規定的醫療福利,去對抗僱主力圖取消這些福利而引起的。6月間在賓夕法尼亞州赫希廠舉行的罷工,便是一個例子。加強醫療保健運動可使5千萬沒有醫療保險的勞工鬆一口氣。

    數十萬美國鋼鐵工人及其家屬,由於鋼鐵工業的破產,正面臨著失去醫療保健福利的危險。但過去兩年中,美國聯合鋼鐵工人工會(USWA)與工黨屬下的加利福尼亞護士協會(CNA)合作。CNA是工黨發起的公正醫療保健運動的主力,這樣USWA便參加了這個運動並進行了鬥爭。

    USWA工會新主席熱拉爾曾是加拿大勞工運動的領導人之一,並使加拿大勞工運動獲得節節勝利。3月14日,熱拉爾在美國參院委員會上作證道:「要注意的是,在所有其他工業化國家,醫療保險是由公家提供的,唯有美國對退休人員的醫療保健福利,政府不負一點責任……」(引自2002年5月工黨報)。從那之後美國鋼鐵工會高級領導層,儘管不是自願的,但也不得不參加為爭取公正的醫療保健福利的鬥爭中去。

           

    總之,儘管九•一一事件後的政治氣氛不同,但全世界工人階級鬥爭的前景,看來是更富有戰鬥性、更加統一協調的。

 

(黃申摘譯自《社會主義者行動》02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