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的軍國主義與帝國主義

                        瑟法蒂

 


    21世紀初,軍國主義、戰爭和資本主義之間有了全新關係。這種“無界限戰爭”,即布殊政府所採納的新政治方案,標誌著美資本主義軍國主義的重大變化,與以往不同的是,資本全球化和軍國主義是帝國主義統治相互關連的兩個方面。

    羅莎.盧森堡的名言說:“在資本發展上,軍國主義有其特殊的作用,它伴隨著資本和積累的每一歷史階段”。她說:“帝國主義的積累階段”描述為“全球資本積累的競爭階段”。暴力、欺詐、掠奪毫不掩飾地公開表現出來。

    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的名言指出:“歷史表明,戰爭行為取決武器生產,而武器的生產則取決於經濟情況,特別取決於工業和技術的發展”。對恩格斯來說,資本-帝國主義時期的“軍國主義統治了歐洲,並正在吞沒了歐洲。”1914年爆發的歐洲各帝國主義之間的戰爭,已經證實了恩格斯的名言。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武器生產已成為技術發展的核心(如宇航業、電子業、核生產工業等)。在最近50年中,美國以及其他帝國主義國家的軍費開支,均已達到空前高水平,據說這是為了對付蘇聯的威脅,而在蘇聯國內,巨額軍費開支是為了鞏固蘇聯統治層及其寄生性生存的利益,為了有利於他們吮吸生產和財政的資源。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軍事工業系統已選擇紮根在美國經濟和社會中,這並不因蘇聯解體有所削弱,相反地卻進入了一個新的鞏固階段。軍事工業系統的不斷加強,是取決於下列相關因素:工業的集中化,武器製造公司和財政資本的緊密相聯,克林頓政府和布殊政府軍費預算不斷地增加,這些因素都在當今資訊統治“和以網絡為中心的軍事行為”中起著決定性作用。

    軍事上的至高無上權,使美國的武器製造公司在ICT(訊息-電訊技術)發展中取得了中心位置。武器製造公司必須為當地部隊開發新的武器系統,也就是五角大樓專家們提出的為“城市戰”作準備,把士兵們用超高精尖武器裝備起來,目的在於發動戰爭用以反對人口密集的南方諸國以及北方城市的所謂“危險階級”。武器製造公司集團力圖把壯大“國家安全體制”與非軍事目標結合起來,這就關係到社會生活和私人生活的各個方面了。軍事安全體制在未來幾年中所起的作用,要比軍事工業聯合企業發揮更大的作用。

       21世紀的帝國主義

    按照哈德特(Hardt)和內格里(Negri)兩位學者的看法,資本統治的“國家形式”遠沒有消失,而現在則讓位給“資本帝國”了,在這種帝國內部,資本與勞動相互對抗,而無法調解。資本為了保護統治,離開了政治機構(包括法院、軍事委員會)就一事無成。就這一意義來說,上述兩位學者提到的“世界資本主義”並不存在。資本,作為一種社會關係,必然有超越國家界限和與其他障礙的趨向。正如馬克思所說的“世界市場就包含在資本這一概念內”,但在發展進程中,充滿著各資本家和帝國主義分子之間的矛盾。

    21世紀帝國主義的特點是:美國控制了其他帝國主義國家,因此在20世紀期間爆發過那種帝國主義間的戰爭,就不會在21世紀內再爆發了。美國和歐盟統治階級,在一定程度上如馬克思所說的,他們的相互關係就是資本家之間的競爭;但“他們之間的競爭絲毫不會失去相互關照”,他們在面對整個工人階級,面對受他們統治的國家民族,便會組成真正的“共濟會”而相互共濟。

      資本全球化與軍國主義

    20世紀初,馬克思主義便已確定地指出,佔統治地位的資本主義列強之間不可能發生戰爭這一事實,並不能排除掉戰爭與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關係。可以設想一下,如果中共控制下的中國進行了資本主義改造,一旦在經濟領域內威脅到美國,那將會有甚麼情況發生呢?這堙A考茨基所說的,超帝國主義能使資本克服其矛盾,已無濟於事了。在資本全球化的現階段,戰爭將保留著並擴大著它的作用。

    資本全球化並不表明全球規模的價值再生產的擴大化,而只能導致掠奪性的加強。資本的產權,集中了財政收入,而盜走了生活必需品,生活必需品不是生產得越多,而恰好相反,根本無法滿足廣大群眾的需要。

    資本全球化的矛盾在於:一方面自身已發展到空前無法比擬的水平,另方面又摧毀了大多數非洲國家,並把新興的亞洲和拉美國家拋向危機。在這個進程中,美國都起著主要作用。

    21世紀的今天,國家暴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這就拆穿了要把“市場”和自由貿易跟和平和民主結合起來的神話。

    伴隨資本全球化而來的是商品化,商品化容許市場的存在具有優先性,這就加重了生產者的依賴性,並使新興社會集團受到了奴役,特別是在被統治的國家堙C商品化和市場優先性還容許他們有污染權,壟斷了生活必需品製造權和知識產權。這便威脅到人類自由。所有這一切,離開了暴力使用便無法達到目的。

    美國是資本全球化的中心。資本全球化與軍國主義是同一有機現象的兩個方面,這兩個方面的相互依賴性在美國表現得更加突出。如果說美國是資本全球化的中心,她同時也是一切矛盾的中心。這些矛盾的快速發展,恰好拆穿了那些人的謊言,他們認為美國在全球衰退的海洋堳堨葥_一個“繁榮的島國”。九.一一事件之後,經濟矛盾並沒有減縮,而是擴大,人們因此使用了“階級戰”這一措詞。

    布殊政府要策動的“無界限的戰爭”,是同最近20年來資本主義發展的枯榮興衰有關。這一政策反映了財政寡頭們的利益,他們的性質基礎是依賴對自然資源的掠奪(特別是石油),以及無限止地對債務的償還,即使這樣做會危及並威脅到最弱勢的各社會階級和民族,也是在所不顧的。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其他佔統治地位的強國,通過直接管理、委任管理或保護國的形式,實現她們的野心,即刺激被統治國家的經濟發展,這種統治方式毫不遜於20世紀初帝國主義的殖民征服。最悲慘的實例是非洲大陸,最近20年來,提上日程的是肢解南非各國,因為他們無能阻止帝國主義統治的惡果。

(黃申節譯自《國際觀點》2003年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