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呼籲江澤民全退書

                  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

 


中共中央江澤民總書記:

    最近據傳江總退下國家主席和黨總書記後,要繼任軍委主席,對此我有些不同的看法。

    我於文革中因現行反革命罪入獄,在獄中先後上書中共中央約五十萬言,評論時政。1981年中共11屆六中全會選舉鄧小平任中央軍委主席。當時我正在濟南勞改隊服刑。在「12大」前我寫了一封信給中共中央,反對鄧任軍委主席,質問這樣做是否違憲?

    1978年憲法規定:「武裝力量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統率」。按照這條憲法的精神,華國鋒下台後,軍委主席本應由當選的胡耀邦擔任。這也符合中共中央歷來的慣例和中共黨指揮槍的原則。

    在很長一段時間堙A中國的憲法只不過是個別人手中的玩物,可以根據最有實權者個人的需要修訂。鄧小平1981年當軍委主席,到了1982年修改憲法時,就將「武裝力量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統率」的內容刪除。而且1981年在黨內取消「主席」之名,改稱「總書記」,可能也是為了擺脫違憲之嫌。

    鄧小平在1981年擔任中共軍委主席,1983年擔任國家軍委主席.在他擔任軍委主席期間,實際權力比總書記還要大,他可以操縱、掌控國家大事。國家主席、黨的總書記只要不合他心意,即可撤換。他可以連撤兩任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人胡耀邦,趙紫陽。

    國家總理趙紫陽在1989年「六四」前的5月16日會見戈爾巴喬夫時說:「13大以來我們在處理最重要的問題時,總是向鄧小平同志通報,向他請教」,他還說這是他「第一次」公開透露了中國共產黨的這個「決定」。這也是趙紫陽在明知不久要下台後,向全國人民証實鄧小平以軍委主席之名行「太上皇」之實。「13大」之後鄧小平在黨內連個中央委員都不是,憑什麼國家和黨的最高領導人要根據黨的「決定」必須向他通報重要問題,向他請教?這不是「太上皇」又是什麼?

    經過法定程式產生的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沒有最高決策權,而名義上只管軍隊的軍委主席卻在國內具有最高的權力。這就是鄧小平創立的「太上皇體制」。

    這種體制是一種落後的制度,中國辛亥革命後已經少見,各民主國家則已經絕跡。

    有人願當太上皇是因為:太上皇不但可以滿足權欲,而且可以避免過去犯過的錯誤受到清算。仍有至高無上的地位,難行新政。

    當鄧小平擔任軍委主席,處於太上皇地位時,怎能為1955年的「高饒反黨集團案」平反呢?因為當年反高饒,鄧小平是有功人員,因為打「高饒」有功他才在1956年高升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政治局常委。

    同樣,無法討論1979年出兵越南,造成數以萬計死傷的責任問題,也不能說1957年「反右」完全是錯了(因為當年鄧是反右辦公室主任),誰也不能議論6、70年代的「反修」問題,當然討論「六四平反」更是大忌,因為這些事件,有的是鄧小平深深介入,有的則是他應負主要責任。

    民主選舉的領導人不享實權,不經民選的太上皇有無上權力,民主豈不成了一句空話,要民主做甚?按憲法選出的國家領導人不享有法定的權利,法制國家從何談起?講法制作甚?實權掌握在軍委主席手中,這是「軍事政權」的形象,不但名稱不好聽,也給人一種專制,獨裁的印象。

    如果上行下效,地方政權也由地方武裝部隊的領導人掌實權,那成何體統?

    鑒於歷史的教訓,要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終身制似乎已經取得共識。所以按憲法規定,國家最高領導人都有二屆的最終任期,唯獨軍委主席沒有設最高任期,這是當年為鄧小平設計的。按這個體制,具有最高權利而又沒有任期的軍委主席就可以一直幹到死在任上,這難道不是新形勢下的一種「終身制」?

    「太上皇」實際上是變相的終身制,應該廢除。因為這種制度會造成政治改革的停滯、社會的停滯。

    最近在中共召開「16大」之前,外界盛傳,江澤民二屆期滿要退出主席和總書記職務,但要繼續擔任中央軍委主席。也就是說江總可能要以鄧小平為榜樣,繼續「太上皇體制」。另傳有些人正在勸進。

    對此我勸江總是全退為好,不要再幹軍委主席,理由如下:江總全退之後可以給繼任者留下充份的活動空間,讓他們放開手腳,解放思想,大膽改革。做好了是他們的功勞,做壞了他們自己承擔責任。有利於培養鍛度最高領導人。一個興旺的國家應該是新人輩出,像俄羅斯的普京,當總統時只有49歲,美國的前任總統也只有五十幾歲,而江總以76歲的高齡謀求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權力,實在與世界潮流相逆。

    江總想學小平繼任軍委主席,和鄧小平在軍隊內部的資歷是無法可比的。鄧有赫赫戰功,在軍隊內的資歷和人際關系,都是江總不可比擬的。

    而江總如果繼續擔任軍委主席,那麼在最高層如何推行退休制度呢?江總不退,比江總小兩歲的朱鎔基總理到底退還是不退,尉建行等人退還是不退。

    據說中央曾經形成共識,70歲以上一律退下,雖說沒有形成「文字」,訂成制度,但是也應該言而有信,誠信為本,免為後人詬病。現在軍內團級、師級、軍級幹部,都明確規定了退休年齡。不到60歲就要退休,以江總的高齡仍謀求連任,如何能使幹部口服心服?鄧小平掌權時,流傳一個笑話:「80歲老人召集70歲老人開會,討論60歲幹部退休問題」。現在是否又要重演這一幕。而且江總繼任軍委主席要和一批年輕人一起共事,如何消除隔閡,如何越過代溝,都是些問題。

    如果江總不顧主流民意強行通過上層運作來當選,也會遇到不少的阻力,比如:黨內會出現反對意見。江總擔任國家最高領導人十幾年,應該是很重視後人評說的,是否連任問題,應該三思後行。

    最後奉勸江總書記,莫當21世紀中國的「太上皇」。江總退下來不當軍委主席,對國家對百姓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2002年4月於山東大學

(原載《人民報消息》

http://www.renminb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