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反恐戰爭」的公開聲明

               越戰退伍軍人全國反戰協會

 


    九•一一恐怖主義分子對紐約、華盛頓和賓夕法尼亞州的襲擊,使世界大部份地區受到震驚,蒙上了陰影。越戰退伍軍人全國反戰協會仍繼續譴責這次襲擊是犯罪行為,繼續呼籲要對真正負責的恐怖分子予以嚴厲懲罰和逮捕。

    正當我們為九•一一事件中的犧牲者深表悲痛的時候,我們也同樣為阿富汗的、美國的軍人和平民的死難者表示哀悼。

    最近幾個月中,不論什麼人,只要被定性為「恐怖分子」,那就成了新的妖魔鬼怪了。但我們必須懂得,誰被稱為恐怖主義分子,誰被稱為保衛自由戰士,這都取決於是誰給你下這個稱號。1776年參加獨立戰爭的、我們自己原先民兵的戰士們,肯定會被英國人打上恐怖主義分子的烙印。

    九•一一事件後,我們在軍事上的回應,已在阿富汗引起的平民死亡人數,遠遠超過了劫機事件在我們國家引起的死亡人數。這就說明了美國也正在從事恐怖主義活動。我們國家領導人力圖把恐怖主義推向其他國家去。

    對包括「邪惡軸心在內的」、這種未經宣佈的戰爭範圍的擴大,實質上就是放鬆了對使用核武器的標準,以便用來反對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北朝鮮、中國和俄羅斯。我們強烈反對任何不受限制,任意決定戰爭學說,反對無緣無故地使用美國的軍事實權。

    我們政府中有人把「反恐戰爭」的短期成果自詡為勝利。但我們必須注意到,20年來以色列一直從事於反恐怖主義的所謂勝利的軍事行動,但沒有一次勝利能使射擊或轟炸停止下來,或者能使以色列成為一個安全的地方。與此相反,軍事上作出的回應,已引起破壞活動的不斷增加。

    我們認為,把俘虜作為軍事基地上的拘留者來處理,是開創了一個最壞的先例,也是最糟的政策表現。我們美國公民或早或遲地會遭受這種政策後果的折磨。被拘留者應當像普通罪犯一樣,要向他們提起公訴,進行審判,給予戰俘待遇,或者將他們釋放,所有這些都是很清楚地寫進聯合國憲章、日內瓦會議協定、其他人權法則,包括我們自己的人權法則在內。我們也同樣反對用任何苛刑拷打被拘留者,我們要求給他們以適當的居住條件。

    在國內,我們要求對每一個市民權利要採取同等保護。我們強烈地譴責這一事實:即對數千美國穆斯林,未經起訴、審判甚至非法地將他們拘禁起來或單獨關禁。這是在「反恐戰爭」的國內方面,我們必須反對這樣的行為以及由此得出的必然的種族歧視。

    最後,我們「越戰退伍軍人反戰全國協會」的成員們,號召所有支持和平和社會正義的人們,按照自己原則行動起來,並與社區內其他人士團結一致,反對最近發動起來的「反恐戰爭」,同時還要反對借口公共安全,實際上就是國內的恐怖主義。

 

2002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