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鐵破產職工致遼寧省長薄熙來的公開信

 


尊敬的薄省長您好!

 

    新春佳節已過,改革的春風吹拂了省城大地,遼寧的形勢一片大好,人民安居樂業,生活蒸蒸日上。從省廣播電視節目上看到我省各市乘改革開放的東風,政府給人民群眾做很多好事,實事上,使人們生活不斷提高,城鎮和社區工作不斷加強。特別是工礦企業的社會保障工作也做的很有成就,省內大多數下崗職工都得到了規定的最底生活保障金,破產企業的工人既給了保障金,又給找了相適應的工作崗位,各市政府給廣大城鎮居民提供了一個安居樂業,穩定發展的大好局面。這都是省政府和各地落實江總書記"三個代表"的具體表現,只有這樣廣大人民群眾才能稱讚和信服人民政府,也推動了社會性進步,促進了社會穩定,安定了一方水土,逐漸加快了全面進入小康社會的步伐,也能促使我們的現代化社會早日來到。

    尊敬的薄省長,在此,遺憾的告訴您,我們遼陽市政府卻不是這麼做的。特別是對待不景氣企業的下崗職工的做法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請省長大人在瞭解具體事實真相後,給我們一個相應的回覆,以解咱們工人心中的不惑和憂慮。

    我們是遼陽鐵合金廠全體職工,本廠原是一個大中型國有企業,所產產品曾暢銷國內外市場,每年給國家創得利稅上千萬元人民幣,職工們的工資也不斷增加,生活水平不斷提高。

    自從前任廠長、書記范一成上任以來,企業就遭了厄運。他為滿足自己的私欲,排除異己,胡搞亂弄,在原市長、現人大主任龔尚武的指使教唆下,折騰出一個亞礦公司,貪污傾吞廠奡X億元人民幣。在經營上怠忽職守,廠礦財產跑、冒、滴、漏無人管理,大小蛀蟲明搶暗奪,致使國有資產流失10數億元人民幣,國家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本廠自1995-1999年均為虧損,他們為分貪鉅額獎金卻假報贏利,廠子的財會帳讓他們一夥蛀蟲搞得亂七八糟,一塌糊塗,以各種借貸名義使廠堛漱j小親信爪牙摟個溝滿壕平。他們一個個腦滿腸肥,拿國家的財產和工人的血汗揮霍無度,百無顧忌,至使好端端的一個大中型國有企業消失殆盡。更為嚴重的是,由於范一成在1995-2001年間故意拒交全廠職工的醫療、養老保險,至使廠子破產後廣大工人群眾斷了今後的衣食來源,絕了將來的生存之路。現在我廠被市政府強行破產了,工人同志的生活山窮水盡,淒風苦雨,度日如年。群眾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自1998年到2001年間曾到市-省-京城先後上訪了紀檢委、法院、檢察院、勞動保障部、國務院信訪辦公室等有關部門,控告了范一成一夥腐敗分子的滔天罪行,對福利待遇也進行諮詢。廣大工人們望眼欲穿,至今也沒啥回?

    非但如此,現市政府領導人對我們職工所幹的事簡直匪夷所思,令人髮指!總結起來有幾件事如下:

1. 廠礦企業的破產應按《破產法》程式辦理,首先組織職工代表開大會討論通過,要清償職工工資,保證發放養老金、醫療保障金,安排再就業。可市政府卻違背國家法律的規定,幹出令廣大工人群眾極為憤慨的事來。在破產討論投票會招開的前一天,市政府指令市公安局抓走三名工人代表,還有五位工人代表由於群眾、家屬的阻攔抗爭下才未被如願抓走。破產投票討論大會當天,廠門前警員林立,警車橫行,嚴陣以待,如臨大敵。破產領導小組負責人操縱我廠(因特殊情況)不參加破產的工人投贊成破產票,唆使廠工會幹部想方設法讓贊成票超過半數,手段極其卑鄙下流,方法叫人作嘔、唾棄!

2. 對於廠子堨H范一成為首的一夥腐敗分子,市政府卻百般包庇、掩蓋。只是在群眾鬥爭高漲的時侯才把范一成關了幾天,說是雙規,春節前范一成已回家,安然無恙,逍遙法外。破產後這夥蛀蟲認為萬事大吉,平安度關,大擺宴席,彈冠相慶。

3. 破產後按國家法律的規定應該向職工發佈一個公文,說明廠財務結算成果,宣佈廠領導人因造成破產所負的法律責任。相反這些都沒能做到,連破產前政府擬文要清欠職工拖欠工資及所承諾的各種福利待遇都不能兌現!他們在破產前連蒙帶騙,好言相勸告訴職工們,只要同意破產,就有優惠條件,好處多多,一經破產後就變了臉,違背承諾,毫無信義,一破了之!這哪是政府官員的尊容,分明是一副騙子的嘴臉!

4. 破產前就有省市個別領導大插黑手。原省長張國光來遼陽到廠大門前還沒下車,就大放厥詞:"這樣的廠子不破產,還等什麼?"率先定了遼鐵破產先音,原市長龔尚武更是遙相呼應,從中幫忙。因為范一成貪污的錢也流入了他們的腰包,怕長期不破產漏了餡,被群眾揭了底!對於職工們反腐敗、求福利的合理、合法要求,現政府領導人為了保住自己的烏紗帽,坐穩金交椅,蠅營狗苟,隨波逐流。當面好話說盡,背後壞事做絕,先是哄騙敷衍,百般推脫,後是威脅利誘,無情鎮壓,強制執行破產,包庇一夥腐敗分子,把廣大工人群眾推進了火坑,也製造了很大的不安定因素。

5. 現政府領導人,知法犯法,不顧輿論,為少數人的私利,對上矇騙中央及省政府,對下鎮壓工人群眾。身為市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的劉大民在廠反腐敗新聞發佈會上說,腐敗行為,在國外屢見不鮮,司空見慣,我們改革開放了,腐敗行為更不是稀奇之事,無足見怪。言外之意,是說搞改革開放應先大搞腐敗,否則會不見成效。這是地道的混蛋邏輯,是和黨中央一貫提倡的反腐倡廉的指示精神大唱反調,徹底違背了江總書記"三個代表"和"七一"講話的指示精神。

    我們不禁要問,這位党的紀委官員說出如此爛調,你的黨性那堨h了,你做為一個普通人的良心那堨h了。這樣的官僚混子、混蛋、庸才卻做上了我們市的黨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真是令人可怕、寒心、憂心忡忡。可想而知我市反腐敗工作能有什麼好結果,真叫人扼腕歎首,嗤之以鼻!

6. 對此種破產程式,我們工人決不答應,決不接受。腐敗分子釀成的苦水讓我們工人飽嘗,我們工人不幹。

    本市發生了許多起因政府強制破產,買斷不公的事件,走投無路的工人們紛紛組織遊行、示威,甚至進行臥軌抗議,這樣就給國家造成了重大的政治影響和巨大的經濟損失。對此市里領導人毫不在乎,事出了官照做,大不了狠狠治一治鬧事的人就行啦,賠償又不掏自己腰包。真是混蛋官幹混蛋事,輕而易舉,糊塗官幹混蛋事,手拿把掐!加個橫批-----遲早完蛋!好了,到此為止吧,說起這些貪官蛀蟲的罪行罄竹難書,嘮起現市里領導人的行徑令人寒心髮指。被強制破產的廣大工人群眾無法壓住心頭怒火,但又沒啥門路出這口惡氣,如果正式向高中級法院起訴,無奈費用高昂,我們連飯都快要吃不上了,那堨I得起這筆錢。即使能付得起,也未見得能打贏官司。薄省長,我們在被迫無奈之際,想起您這位人民群眾交口稱讚的大清官,盡為人民做好事、實事的好黨員。望能及早派人來詳細調查瞭解一下我廠破產的實際清況,能為我們做個主,說句公道話,做個公正的判斷,相信能改變我們目前的悲慘狀況。

    我們知道開放以來,由於各種原因,廠礦企業破產,買斷、並軌是大勢所趨,事在必行。但我們廠破產不是因為市場經濟的衝擊,產品無法銷售或改制造成的,而是一夥罪大惡極的腐敗分子一手造成的。他們相互勾結,上通下聯,狼狽為奸,侵吞公款數億元人民幣,國有資產大量流失。破產、破產,一破了之,腐敗分子哈哈笑,廣大工人淚橫流。本市政府這樣強制破產,就是貫徹落實"三個代表"和江總書記"七一"講話的具體行動嗎?我們廠工人反腐敗求福利的行動真的不對嗎?我們沒有這個權利嗎?我們清醒的認識到,為此而作的一切都沒有錯,按照憲法和相應法律,工人有權利為自己福利待遇而努力爭取,更有義務幫助黨和國家挖清坑害國家利益吸攝人民血汗的大小蛀蟲,可我們的遭遇和本市政府對廣大工人群眾蠻橫無理的態度讓人費解和難以接受。

    我國目前動用警力強行破產的,實在鮮有其例,市政府把事做絕啦!我們廣大工人群眾堅信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政府不會幹這種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我們更相信您能關注此事,隨了我們的兩大心願,就是嚴懲范一成為首的一夥腐敗分子,和得到政府承諾的種種福利以及中央早已規定但市政府沒答應的生活保障金。急切盼望得到一個回覆,打擾您了,為了全省的大好形勢,望您能關注此事。

    最後我們全廠職工祝您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讓我們共同為建設一個美好的遼寧而努力奮鬥!

 

遼鐵破產職工

2002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