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來自大慶的報告

                      林瑾(大慶)

 


         買斷工人的情緒

    20號在鐵人廣場上一位40幾歲工人對我說,他買斷工齡後得了十一萬元,2001年交了2800元醫療和養老二級(另有一級保險,需交3600元)保險,今年最少需交4100元,最高交1萬元。他兩年來一直在家呆著,找不到活幹。“(買斷)就是個騙局”,他說。另一53歲工人說,他老婆沒工作,因生孩子晚,孩子仍在中學念書。他兩口子改吃兩餐省錢。現在每天跑廣場,來回車費4元,他把上午飯也省了。他說“我會堅持到底,沒招兒了”。一個40多歲女工向我借筆抄詩“鐵人十罵”,攀談起來。她說當初她的廠領導先是說“不買斷就下崗”,然後放了一周假不給工資。她回去一看基層領導全不認識,廠領導只要大家簽買斷合同。有人說“我回家跟老公商量商量”, 廠領導不讓。簽字時有當場哭的,有說“比黃世仁還毒”的。廠領導不吭聲。一老工人說,廣場上好多黨員,買斷工人堸_碼幾千共產黨員。都過不了組織生活,有一年無法交黨費的,因為管理局鐵了心跟買斷工人脫鉤。一工人說,當初大會戰,吃的是帶冰茬的饅頭,住的是乾打壘,十月份工地就凍得像鐵塊,鑽井都靠手工,是拿人肉換石油。現在一句“減員增效”就把我們當包袱甩了,這心堥S法平衡。另一工人說,“減員增效”是減我們工人,增他們的效益,辦公大樓養著那麼多閑人,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下崗就是我們下,這堣@磚一瓦都是我們的血汗,大慶石油管理局局長曾玉康現在說我們是社會閑散人員。

    令買斷職工普遍不滿的,還有日益嚴重的青年失業問題。自1996年開始,市內專科、技校畢業生不包分配。許多買斷職工和在職職工家堻ㄕ釩臚l失業。管理局每次招工幾十上百人,報名的幾千幾萬人都有。報名費50元,招不上也不退。一位50多歲買斷職工說,他家媟R人、大兒子還上班,他本人跑點買賣,所以儘管二兒子、二兒媳都在去年下崗,生活還過得去。不少人同意買斷就是因為怕下崗,想拿這幾萬塊幹點事,但大部分都賠了錢。許多人買了汽車搞運輸,結果往往攬不到活,車被撞、被偷搶的倒不少。這位職工說,現在絕大多數人並沒到揭不開鍋的程度,爭的也不是一時之利,而是長久的待遇,所以大家支持得住。他說,89年學生運動夭折了,我覺得我們夭折不了。他說,在大慶有四股不滿力量,一是買斷職工,已經出來了,二是失業青年,三是老工人家屬,還是大集體(企業)工人身份,不給轉成正式工,也沒什麼福利。四是法輪功。買斷職工暫時還不想號召這些力量。2000年11月20號一次買斷五萬多人。第二年又有三萬人。曾玉康在當時口頭答應“買斷職工到退休年齡後享受石油管理局職工退休待遇”, 但這一條(據工人自己承認)並未寫入買斷合同。大慶工人對“領導講話”之類中共官僚傳統工作方式仍較信任,石油管理局正是利用這一點設置了一個大騙局。僅退休金一項,每年管理局可以少支付人民幣十億元。

           工人的要求

    大慶油田責任有限公司買斷全體同胞在2002年3月18日提出:

1. 強烈要求取消買斷政策。

2. 參照市政辦法,給年齡較大的買斷職工和幹部提前辦理退休手續。

3. 35歲以下買斷職工和殘疾人(因工傷下崗人員─我注)返崗上班。

4. 對單職工的家屬在房改等方面增加補助費、生活費。

5. 採取慎重態度解決待業青年就業問題,特別是年齡較大的待業青年就業問題。

    3月20日又提出:

    強烈要求大慶石油管理局、大慶油田責任有限公司主要領導同買斷職工代表正當對話:

1. 還我代表上訪合法權利,不准監控。

2. 強烈要求同買斷職工代表正當對話。

3. 必需保護代表正當對話的權利、責任、義務和安全。

4. 代表對話時的意見和要求必需傳達到買斷全體同胞。

5. 不按要求出現後果,全部由大慶石油管理局、大慶油田責任有限公司主要領導負責。

          關於組織問題

    20-21兩日我在鐵人廣場沒見到任何以組織名義(如中國勞工通訊提到的“大慶石油管理局買斷工齡職工臨時工會委員會”)發表的文字。更沒有人以任何組織名義公開活動。廣場上20號約有3-5千,21號有7-8千人,但沒有維持秩序的糾察。絕大部分張貼的小字報和傳單(並不多)是手寫,20號曾有某“處級買斷幹部”講演,不用擴音器,一女工說“買了個話筒,(公安)不讓用”。她說前幾天打的標語和橫幅現在不敢拿出來。但從某些跡象看,確有組織。據工人介紹,17-19日曾有大規模游行,從管理局大樓到7-8里外的鐵路上,19日曾刮花一些管理局院內的高級轎車,衝進管理局的檔案室。一工人說:“這叫隔三差五弄個小動靜”。另一買斷職工說,上星期“我們(在鐵人廣場)弄了個小紙條,說是攔(經過大慶的)國際列車。結果(市堙^調了大批武警去鐵路線,我們(買斷職工)沒一個人露面,就是敲打敲打他們”。有人說大慶市內主要企業也貼有小字報。但我未見過。20號發生撞人事件後,有工人跟傷者去醫院。三月初的幾個對話代表現在不見了,目前管理局也不同工人對話,至少沒有公開的對話。

       關於20號的撞人事件

    20號在鐵人廣場側的大慶日報社門前發生汽車撞向群眾事件,幾人受傷,司機被工人毆打。21號廣場上的廣播車宣讀了市公安局通告。通告說撞人司機名叫朱大勇,34歲,買斷職工(特別強調的語氣),現已對他刑事拘留,并對“毆打朱大勇、砸車一案繼續調查”。群眾反應不一,多認為是當局雇他幹的。

    我的看法是:

        1.這次事件看來是一些老職工、老黨員因不滿大慶石油管理局、油田責任有限公司推出的精瘦企業政策而發起的。他們用的完全是傳統的政治語言,目標是維持職工的原有的福利。

    2.在職職工暫未聲援,但肯定關心,因為他們有下崗危機。另外在職與買斷職工大都有親戚關係。大慶市堳雈倣R,沒有89年那種激動氣氛。

    2002年3月22日


 

  傳單1──買斷工人懷念領袖毛澤東(節選)

 


全體買斷工友同胞們!

    億往夕,我們懷著一顆顆年青人的火熱心情,踏上了這片荒無人煙的邊陲北大荒。那時我們年輕、美麗、有生氣、有力氣,為了摘掉“貧油大國”的帽子,懷著對黨中央、毛主席的一片忠心,與荒原斗,與沼澤斗,與蚊虫斗……

    而現在石油管理局的主要領導,每月拿著國家高額工資不算,一連都拿著最高的獎金,半年抽個頭,年終還要拿幾十萬的獎金。我們要問現在國務院總理一年才拿多少錢?他們違背江主席“三個代表”的意愿,對上級報喜不報憂,說“大慶沒有待業青年,大慶多少年來就不存在大集體工人了,買斷工人都操起個體經營的大業,大慶人民生活美滿,社會安定,治安良好”。他們不擇手段地欺上瞞下,坑民,害民,罪不容恕。

    蘇樹林(大慶油田責任有限公司總經理) 曾玉康是地地道道的大政治騙子,大慶人民永遠不會忘記油田電視新聞的一幕:曾玉康在代表石油管理局“關于在職職工和退養職工買斷工齡的說明”的政策性講話中說:“現在局婺g多渠道請示匯報,費盡周折,在上邊給你們爭取了這筆來之不易的獎金。也可以說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如果現在不把握這次機會,就過這村沒這店了。如現在不買斷,將來企業要做新的調整,局堶n裁減一半職工。如果你們不買斷,企業效益不好,開不出工資就沒人負責你們了。將來下崗也就是你們這個年齡段的,另發兩百元生活費,三年後連生活費都沒有了,直接推向社會。到時別說沒給你們機會,可別怪我們”。

    局主管領導在召集二級單位領導會議時更是給處級幹部大加砝碼,大力鼓吹恐慌症,威逼感,變本加厲讓各級領導對工人施加壓力,逼迫買斷。到今天反而倒打一鈀,說是工人自愿申請的。我們要問,哪有一個工人向你們請過這個愿?合同(指買斷工齡合同)堶有一條是工人寫進去的?哪條哪款是經過工人討論寫進合同內容堛滿H合同必須是權利與義務公平對等,相等相稱的,才是完備合理有效的合同,否則一面倒的合同,強加型的合同,就是無效的合同。

    買斷工友同胞們!!!

    一.(石油管理局的)二級單位同我們簽定的合同,從今天起正式作廢。合同正本內容無法律效力。它(二級單位)根本不具備獨立法人資格,公証書不是合同主體,公証無效。

    二.管理局下發的2000117、2000118號文件,同合同主體不符,不具有法律行為和法律效力一說,純屬企業不正當的一種行為,宣布失效。

    三.強烈要求石油管理局正確對待買斷工人,同在職職工享受一樣的待遇,住房取暖、(煤氣)罐補的一切待遇,直至到退休年齡。

    四.強烈要求管理局慎重從事,立即放人。

    2002年3月6日

(原注:本文經一定刪削後,已送省政府抄件兩份)。


   

     傳單2──大慶工人民謠

                            (一)“鐵人”十罵1

    一罵混蛋曾玉康,編制文件搞下崗。欺騙誘導逼買斷,美其名曰是補償。

    二罵混蛋曾玉康,買斷大軍聚廣場。我的心埵b淌血,八萬職工太傷心。

    三罵混蛋曾玉康,我栽樹來你乘涼。馬打江山狗坐殿,買斷大軍豈能讓?

    四罵混蛋曾玉康,子女就業耍花槍。下崗之後低薪聘2,創造效益飽私囊。

    五罵混蛋曾玉康,黨的宗旨你不講。全心全意為人民,老毛教誨全忘光。

    六罵混蛋曾玉康,三個有利你不講。改革為國更為民,老鄧初衷在何方?

    七罵混蛋曾玉康,三個代表你不講。水能載舟亦覆舟,老江指示你都忘。

    八罵混蛋曾玉康,後悔女兒嫁給狼3。不是看在我面子,現在怎能當局長。

    九罵混蛋曾玉康,缺德腐敗把官當。調換位置想一想,難道良心喂了狼?

    十罵混蛋曾玉康,不為老夫我著想。有錯如果不糾正,絕對沒有好下場!

                        (二) 石油工人天不怕

    石油工人天不怕,地球鑽出石油花。為了摘掉貧油帽,人拉肩抗帶滾爬。

    盼得東方出紅日,流血流汗成大廈。牛打江山鼠竊殿,領導一年發了家。

    老來都是夕陽紅,暈頭轉向滾回家。今天醒來已經晚,被騙已成要飯花。

    鐵人振臂一聲吼,還我工人一個家!

注:

1 “鐵人”就是王進喜,深得人心的原大慶石油單位一把手,1970年去世。曾玉康是現任大慶石油管理局局長。

2  下崗之後低薪聘”指近年下崗青工有時以較原薪(1300-1700元/月)低一半的工資聘回。

3 “後悔女兒嫁給狼”:曾玉康是王進喜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