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向公民自由權利宣戰

                        施來伯

 


    隨著「9.11」恐怖主義襲擊之後,布殊總統和兩黨國會正以復仇的威脅一步步地推動戰爭機器,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布殊及其內閣中的高層官僚斷言:美國將利用恐怖主義者殘害6千無辜美國人民,發動一系列「暗的明的行動」去反對沒有指名的「敵人」,其中就包括在國內壓制公民自由權。

    媒體大肆宣傳愛國主義和武力外交政策,這種氣氛已滲透到仍受著嚴格控制的政治辯論中。各主要大報刊出醒目標題號召復仇。

    《紐約郵報》、《紐約每日新聞》以及《費城每日新聞》都在大喊大叫「復仇」、「我們已處在戰爭中」;《紐約郵報》頭版還刊出正面的本.拉登相片,要求活捉或處死本.拉登。

    但所有這些要求流血的喊叫聲並沒有反映出數以百萬計普通美國人民的感情。許多美國人民站在燭光旁守夜,哀悼死者,並呼籲和平和忍耐。

    全美國學生率先組織師生以反戰為中心的研討會及集會示威,9月20日,大約有150個校園裡舉行全國學生行動日。9月中旬,紐約、三藩市、伯克萊三市舉行了和平集會,有數以千計的人參加。9月29日,華盛頓、三藩市、洛杉磯、芝加哥以及其他城市舉行集會,10月6日紐約和三藩市舉行和平集會。

    我們的民主權利正受到打擊

    政府正在構建政治框架,以便對我們的民主權利發動大規模攻擊。美國司法部長阿什克拉夫特急忙提出立法建議,要讓聯邦調查局竊聽電話,竊聽口聲郵遞(即電子通訊)以及網絡系統成為合法化。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D•范斯坦也向國會提出同樣性質法案。這種竊聽行為在今天來說是非法的。太平洋貝爾電話公司一位僱員報道說,聯邦調查局已發出命令要對1500聽起來像阿拉伯姓名的人進行竊聽。甚至在被劫持的客機中乘客發給親人的生離死別電話,也被記錄在政府非法的竊聽器中去。這是繼1995年俄克拉荷馬城受到轟炸以來又一次公民自由權遭受到的嚴重壓制。

    經過中央情報局培訓的沙特阿拉伯的富翁本.拉登成了「9.11」恐怖行為的首要目標,布殊宣稱不惜任何代價要處死或活捉本.拉登」,據說他隱藏在阿富汗。布殊斷言:塔利班政府要求美國拿出確證之前,不能採取軍事行動的提議是「不能接受的」。美國政府已下令要重型轟炸機去製造空中打擊的恐怖悲劇。

    美國軍政界要求撥款萬億美元去購買武器。為了美帝國主義的利益,他們便利用這大筆撥款去充當世界警察,去扶持已處於極度困難中的美國大公司。以色列狂轟濫炸巴勒斯坦無辜人民,迫使他們放棄自決權,屈服於猶太復國主義;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民的屠殺政策和敢死隊的活動,在美國政府看來都不算做恐怖主義。美國決定派地面部隊前往前蘇聯中亞地區各國進行干預,也不算做恐怖主義。

    華盛頓在這一帶地區有它自己的戰略意圖,包括獲得石油資源、天然氣管道的特許權,以及取得更長期的軍事基地,並支持親資本主義的前蘇聯斯大林主義官僚集團去鎮壓即將到來的群眾總動員。

    嚴格限制外來移民權利的可怕法令也已實施了。數以百計的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移民者在機場遭到武裝警察的拘捕審問。聯邦調查局和國家安全局把這些移民與恐怖主義份子連繫起來。阿拉伯人與南亞移民被警察從火車、飛機上拖出來,並用槍支頂著他們拘禁起來。同樣例子還可在洛杉磯找到,一位埃及婦女和錫克族的汽油站站主都被種族歧視份子槍殺了。美國當局的行為連同媒體歇斯底里的戰爭販子叫囂,正表明這些狂人要採取行動來反對阿拉伯和穆斯林社區。

    實際上,新的鎮壓措施是用來反對美國工人及其被壓迫者同盟軍起來作鬥爭,而他們必將動員起來捍衛他們的生活水平。

          群眾反戰集會

    當國會的戰爭聲明發佈後幾天內,反戰力量便開始動員起來了。

    9月29日的抗議活動,規定在華盛頓特區、三藩市、洛杉磯及芝加哥舉行。華盛頓的抗議活動是由國際行動中心召集的,原先口號是反對布殊的抗議活動,後來把中心轉到反對美國戰爭威脅,反對對公民自由權以及對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社區的進攻。數以百計的小組參加了這次動員大會。

    10月6日群眾性反戰活動,計劃是在紐約和三藩市舉行。三藩市的集會和音樂會,原先是為了要求釋放穆米亞.阿布.賈馬爾的,但也轉變為以反戰為中心。

    在每一次抗議示威活動中,地方當局都強迫推行新的法規來禁止或嚴格限制這些抗議。9月29日三藩市警察不准反戰集會超過一小時。他們還嚴禁在熱鬧市區遊行示威。

    9月20日那一次在新海灣區的聯合集會是由許多組織發起的,其中包括社會主義行動派、國際社會主義組織、綠黨、國際交流組織、美籍阿拉伯人反種族歧視委員會等。這次集會還倡議要在10月7日舉行師生反政府政策研討會,和10月20日的群眾抗議活動。

    現在看得很清楚了,美國統治集團及其同盟軍已決定利用「9.11」恐怖主義襲擊來壓制人民對軍事干預的反抗,以維持他們的世界秩序。為了達到目的,他們已發動一場世界性政治危機,其後果將在許多年中會給人類命運帶來決定性的影響。

    在未來幾周中,將是對所有為保護民主和人類價值的人們的一個決定性考驗。我們迫切需要的是要建立基礎廣泛的聯合戰線,組織群眾行動,去面對真正的恐怖主義者,去粉碎美國力圖建立的死亡和破壞的武器庫。

    (蕭明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