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开发的意图和难题

                         张开

 


           西部的概貌

    在新中国建立半个世纪之后,中共中央才宣布要大开发西部地区。西部包括11个省和重庆市,偏远乡村、山区是少数民族聚居之地。西部在中国解放后一直得不到国家重视,国家对该地区的丰富资源虽尽量获取,但给予的帮助(如投入的开发资金)却远比对东部的为少,以致西部的基本建设很缺乏,交通运输十分不便,经济发展缓慢;在全国的经济比重,到1995年只占14.5%,而其人口约3亿6千万,却占全国人口总数近3成,土地面积更占近6成。

    也因为如此,在西部农村,尤其是山区,人民的收入增长很慢,生活依然十分困苦。尽管官方公布,近两年的西部城镇居民平均「实际年收入」,有的省是4500元(人民币,下同),有些省是56千元;但依照过去官方数字的虚假浮夸经验,相信上述的数字也会远高于实际的收入,特别是农村和山区人民的实际收入。香港无线电视台今年611日晚播出的《铿锵集》《农民怨》报道:一位由上海到云南的志愿工作者江健对记者说,他所见到的云南墨江县山区人民的月收入只有12百元(亦即年收入只有2千多或远低于2千元)。629日的《苹果日报》也报道:贵州省农民去年人均收入仅得1300港元。这些数字应该是可信的。

     中共的开发目的和实际距离

    中共前几年提出开发中西部,近两年则着重于西部大开发,为的是什么?朱镕基在去年3月向人大会议报告:「这对于扩大内需、推动国民经济持续增长,对于促进各地区经济协调发展,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对于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和巩固边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他所描绘的理想是十分美丽的,但距离实际却非常遥远。在这幅画图的背后,还隐藏着现时存在的许多困难和问题。重要的有:

    一、经济方面。由于中国的市场经济化,前几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对中国市场的冲击是不少的;更由于市场经济下生产的无计划,许多商品滞销积压,使中共提出要增加国内消费来促销。它注意到西部几亿人口这个庞大市场,于是加强了开发西部的意念。但西部人口的普遍贫困,失业者多,购买力弱,扩大不了多少销路;只有国家大量增加对该地区的投资,进行各种建设,帮助人民就业和得到较高收入,然后才较多可能在西部扩大内需。

    二、政治方面。由于中央长期对西部的多取少助等错误政策,加剧了西部的困难,使西部不能早日脱离落后、贫困的苦境;加上大汉族主义和不让当地的少数民族享有民族自决权(甚至连中共所称的「自治」权也名不符实),这就造成了少数民族的不满,和他们与汉族及北京中央的纷争,争取少数民族独立的行动便时有所闻。最近发生的疆独组织「东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对港商访问团的严重警告、香港汉基学校旅游车因被视为得到优待而激发西安民众大骚乱、西安市长安大学的汉族与维吾尔族学生的冲突等事件,都反映出民族间矛盾、纷争的持续。上述的东土中心还认为,引入外商投资,必定出现大规模移民潮,不但令新疆「汉化」,阻碍当地民主发展,更会引发维吾尔族人民与外来汉人之间的冲突。如果这个意见是反映相当多的少数民族人民的,则北京所期望的开发能「加强民族团结」,便可能有相反的结果。

    三、社会方面。中国社会的不安情势正日益严重化。由中共组织部部长曾庆红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撰写的报告(题目是:《2000-2001年中国调查报告: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研究》)指出:大陆民众对于社会和经济不平等、官员贪腐以及干部对人民漠不关心的情况已愈来愈愤怒;经济、种族和宗教冲突日增,大型示威抗议活动正逐渐向各地扩散,参与人数动辄上万。共党干部与民众关系呈现紧张,冲突日增。除了社会、经济不平等和官员普遍贪腐引起民众不满之外,农村与城市、东部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的贫富差距愈来愈大,也已到了「警戒线」边缘。「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可能带来更多的危险和压力,预期接下来会再爆发一些群众事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甚至影响改革开放的和平进行。」<1>中国近期的严重情势连中共也已这样承认,并把上述这份报告公开销售,这是过去所罕见的。中共高层应已早就认识到这些危机,因此提出开发西部,作为解决危机的对策之一;但如果期望这样就能「维护社会稳定」,那便近乎空想了。

    当前中国最尖锐而令人民最不满的是失业问题。中国社科院发表的《中国城镇居民社会心态的调查报告》显示:内地居民认为影响社会稳定的主要因素依次是:就业压力、腐败严重、贫富悬殊、社会风气败坏等。最不满城市就业问题的人,占了受访人数的88.9%<2>

    这表明城镇失业问题的严重及人民的愤懑情况。在农村,所谓「过剩劳动力」的失业、半失业的农民人数也有1亿多。这些都增加了社会无法稳定的因素。

         应如何开发西部

    西部、西北部、西南部和中部等地区,都应该而且必要进行开发,以善用自然资源,把它们从地下蕴藏变成现实物质力量,发展经济,改善各地区人民的生活。但开发的权力,必须掌握在全体人民手中,由人民实行真正的当家作主。国家必须动用充足的财力物力,去支持开发的需要。而要做到这些,又必须中国有真正民主的政制,消除所有官僚的政治、经济特权,否则的话——举具体事例来说——即使国家发行几千亿元的国债,去帮助西部的基础设施,但由于党政地方干部贪污腐败,化公为私,中饱私囊(这已是长期以来的普遍现实),西部大开发将给予他们以极好机会,国家投入的资金将会被官员大量侵吞、浪费,许多「建设」会成为「豆腐渣工程」,参与建设的农民工被高度压榨,得不到足够的收入去改善生活,他们的购买力也就不能提高;加上官员恃势横行等因素所造成的社会坏风气,也会影响人口大量移民到西部,以及东部和海外商人对西部的投资兴趣。

    而且,中国高层领导人对国家应该动用充分的财力物力去支持开发西部的实际行动,又是言行不符的。

    江泽民在979月的中共十五大报告中提出:「国家要加大对中西部地区的支持力量,优先安排基础设施和资源开发项目,……鼓励国内外投资者到中西部投资。」

    虽然如此宣布,1999年,国家对东部(只占全国面积1成多)、中部和西部的固定资产投资分别为:12940亿元、4773亿元和3446亿元;2000年则分别为14015亿元、5432亿元和3943亿元<3>2001年「国家将在继续搞好去年开工的西部十大建设的同时,计划再开工12个重点工程项目,总投资约3千亿元<4>。如果这就是今年对西部的总投资,那就是不增反减了。

    尽管国家对东部的固定资产投资长期来都远远高于西部,其经济发展已大大抛离了西部,两者的贫富悬殊已日益扩大,但在中共中央决定西部大开发之后,东、西部的投资金额仍然相差如此巨大。由此可反映出中共特别偏重东部的一贯做法仍未根本改变,「促进各地区经济协调发展」依然是假大空话。

          特别优惠外资

    中共的开发西部做法,是把希望寄托在外来投资上面,特别是依靠资本家的投资。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曾培炎20003月向人大会议报告:「加快西部开发,应主要运用市场机制,吸引各方面资金。」这主要是吸引港、台及其它国家的资金,部份是东部的私企和国企的投资。由此推卸了国家所应负的重大责任。

    国家为鼓励外商到西部开发,最近宣布了将在西部实施3项新税务优惠,减收所得税,免收一些进口技术设备货品的关税。

    而为了争取外商到本省投资,各省领导人尽力作出更优惠的承诺。例如,陕西省长程安东承诺替投资者解决难题,包括并购国有企业时毋须承担旧债;取消一批涉外行政性收费项目,统一收费及简化审批程序;若跨国公司到陕西投资,省政府会帮忙解决旧债、剥离非经营资产及安置多余人手(这即是使许多原有工人失业,而由中国当局负起责任)。驻港中资公司可将国企资产无偿划转。有西部访问团的港商表示,这些承诺的条件「好得难以置信」。<5>

    新疆制定出台了的鼓励投资的特别优惠政策,包括:允许外资企业和自治区内外企业共同享有新疆资源开发权、市场占有权、政策受益权;对于建设用地,可按行政划拨方式提供;对于按租赁或出让方式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在租金或出让金方面给予优惠。<6>

    但在上述报道后第4天,同一《文汇报》又刊载了中国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司司长胡志智的向外发言:国有土地资产是国有财产,不容流失。「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吸引投资,经常在招商中推出减免地价等『优惠条件』。国土资源部将根据国务部下发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国有土地资产管理的通知》采取措施坚决杜绝这一现象。」「低于最低基准价出让土地的行为将被视为犯罪。」<7>

    这个声明很可能是针对一些地方负责人为讨好外商而肆意牺牲国有财产而发出的。这反映出中央或国务院与各地方负责人之间的政策上矛盾、混乱。

    不过,中共高层要以极大代价吸引外商投资的意向,看来是难以改变的。

    中国目前每年平均引进外资427亿美元。至今年4月底止,中国已批准外商投资企业37.1万家,外商投资合同总额6969亿美元,实际使用外资3595亿美元。加入世贸后,中国每年吸引的外商投资总额将超过500亿美元。<8>

    香港在大陆的投资,至今年4月底止,共有1742亿美元,占了外资实际投资总额的48%(与90年代相比,比重已明显下降)。

    在江泽民突然召集香港一批超级富豪到北京会谈之后,后者们便在香港政府带头下组织了一个西部访问团,进行投资考察,掀起了西部大开发的「俾面派对」热潮。

    朱镕基在接见这个访问团时说,港商如果能够抓紧西部的机遇,便有机会跻身香港十大富豪之列。这意味中央答允外商可以大量夺取西部人民的丰富资源,高度压榨西部人民的廉价劳动力,以迅速而惊人地增加外商、尤其是港商的私人财富(倘非如此,便不可能晋身亿万富豪之列)。有些港人和报章称对西部的考察和投资为「西征」,恰恰反映出人们的征服者心态,要像历史上中原的帝王派大军「西征」,以压服当地少数民族的任何反抗(后者当时被丑化为未开化的蛮夷),而在今天,则是要以资本主义的残酷剥削手法压榨他们。

        开发的恶果和意义

    西部大开发的重大恶果之一,是西部社会、经济更加资本主义化,原有的国有企业将退处劣势,资本主义私人企业则占居优势。两者的这种力量对比趋势将会有增无已。

    重庆的例子足以表明这种发展趋势。该市市长包叙定提出,「十五」期间,重庆市将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即资本主义私营经济的遮羞代用语,像以前用「待业」来代替「失业」一样),5年内民营经济占重庆市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将由现在的37%提升为53%,要实现这一战略目标,重庆市的民营企业每年必须按18%的高速度递增发展。<9>

    由此可知,西部大开发将意味中国向资本主义化更加迈进。

    大开发的另一恶果是破坏生态环境,造成各种污染,毒害居民的健康。中国东部和珠江三角洲的教训应该成为殷鉴:由于工业的迅速发展,人们只图追求更多的利润,而不顾生态环境的保持,致令水污染严重影响城乡的食水卫生和供应;倾注有毒废物和污水等,使海洋遭到污染;焚化工业废料产生出有毒物质(例如二恶英等)损害环境和人民健康,等等。开发西部也必将带来生态环境的污染和破坏,重蹈其它地区开发的覆辙。

    举例来看:新疆建设兵团打算发展印染业,连一些港商都表示担心会破坏生态环境,尤其因为新疆依赖地下水,这个后果不堪设想;但兵团司令认为发展事在必行<10>。面对着外商投资引来日益剧烈地争夺利润的市场竞争,人们势必不顾西部的生态环境,而会造成灾难性的破坏。上述的新疆建设兵团司令的坚决表示,便可得到证明。

    上述的恶果,是由于当局一心依赖资本家及采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方法,即容许以单纯追求利润为目的,而不是着眼于社会和人民的利益,不是把计划、民主和市场作用有机地结合起来,因而造成的。主要责任应由中国当局负起。

    2001628

注释:

<1> 引自66日《苹果日报》李怡专栏的《骚动频起》和64日《东方日报》。

<2> 53日《明报》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近日发表的《2001年社会蓝皮书》。

<3> 2000年的数字,引自当年的国家统计局统计公报;1999年的数字,则根据上述公报所列的增加百分比伸算得。

<4> 这是国家计委、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副主任李子彬所「透露」的,512日《文汇报》根据中新网成都11日消息加以报道。

<5> 521日《明报》。

<6> 529日《文汇报》记者报道。

<7> 62日《文汇报》载新华社北京61日电。

<8> 新华社619日电。

<9> 425日《文汇报》特稿。

<10>530日《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