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建党80周年讲话    张开

 


    江泽民在庆祝中共建立80周年大会上,发表了长篇讲话。这篇讲话总结过去的「伟大」业绩,阐释了「三个代表」的理论,提出了让资本家及其它社会阶层份子入党的主张。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夸赞这个讲话「标志着共产党形成了新世纪党的建设的战略性伟大纲领」;官方的宣传主调更高歌江讲话所提出的「三个代表」要求是中共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彷佛在他这次提出之前,中共就没有这三种要素也似的!人们意图以这些构成江泽民学说,以便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平列齐观,作为培植对江泽民个人崇拜的资本。

    以下,且让我们来检视、评论这个「纲领」是如何「伟大」吧!

        对过去的总结评价

    讲话首先盛赞中共在80年间的奋斗业绩和经验。应当肯定,中共利用蒋介石国民党当时的腐败无能和人民对它的极度不满、领导农民武装推翻国民党反动政权,建立了新中国,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革命成就。但他说:我们「全面确立了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使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东方大国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这却是对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主义学说的极大歪曲。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主张,社会主义社会是人人都能够「各尽所能,各取所值」的;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中更加以详细阐释,指出人民(除剥削者以外)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所享受到的民主自由,是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自由多出无数倍的。可是,50多年来,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民能够「各尽所能,各取所值」,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吗?在民主自由方面,人民不但连资产阶级性的民主自由都享受不到,而且还生活在毫无民主自由的极权统治之下。这种现实,是国内外人民都可认识到,不容中共领导人自吹自擂的。

    中共在成为唯一的执政党后,完全师承前苏联斯大林的独裁手法,对人民实行官僚统治,各级干部则享有无限的政治上经济上特权,与工农及城乡民众处于对立地位,构成官僚统治者与被统治的人民之间的主要社会矛盾。干部的政经特权,必然产生贪污腐化,这种贪污渎职、腐败无能侵蚀着社会肌体。尽管中共从1953年起提出过许多次的反贪污腐化斗争,但长期的事实证明,党政干部的贪污腐化却越来越普遍而严重。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官僚特权制度是它们产生的根源和背后靠山。

    更由于政治特权及官僚集中制机制,干部横行无忌,绝不受人民监督约束,加剧了个人独断独行,决策、施政不断犯错,产生一连串的路线政策错误。其最显著的有:

    一、在195657年,毛泽东领导中共享「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等「阳谋」来「引蛇出洞」,等到许多知识分子「畅所欲言」地起来响应之后,他就转变之为「反右派斗争」,把响应者打成右派,长期受尽政治上迫害。胡耀邦后来指出,多年来受迫害者连同其家属有一亿人之多。

    二、195860年,毛泽东领导全党驱使全国人民高举「三面红旗」(人民公社、大跃进、总路线),用「全民大炼钢」、「卫星田上天」来企图加速使中国「超英赶美」;用「多快好省」的「总路线」来驱迫人民「战天斗地」地苦干。而人民公社的强迫推行,完全违反了农民意愿和利益,重犯了30年代斯大林强迫农民一律参加集体农场的严重错误;结果农民以消极怠耕来抗拒,并立即引起粮食减产,连续三年大饥荒,大量人民被饿死。虽然刘少奇们后来在政策上作出让步,但直至1978年邓小平取消人民公社以前,20年间,中国的农产品产量始终增加很少,主因就是受人民公社政策之害。

    三、19665月,毛泽东领导其嫡系「四人帮」,为了从刘少奇等人手中重夺党政大权,竟用「文化大革命」为幌子,进行「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整肃一切的或可能的异己,酿成全国的「十年浩劫」(中共后来对「文革」的评语),数百万人被批斗至家破人亡,更使国家经济濒于崩溃边缘。

    可是,像上述那样长期为祸全国的非常严重错误,在江泽民今天以最高领袖身份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时,竟然只是轻描淡写、空洞含糊地一笔带过:「我们党在历史上的一些时期曾经犯过错误,甚至遇到严重挫折」。而更可笑的,他依然在重弹那销声多时的旧调:「事实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不愧为伟大、光荣、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三个代表」的发明

    江泽民继近年来提出要干部「三讲」(讲学习、讲政治、讲正义)以此来「修正错误」后,在这次讲话中又着重阐释「三个代表」的新发明。

    他所说的「代表」之一是:「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要求」。但实际上,中共从党内到国家机构所实行的官僚体制,恰恰是中国生产力的桎梏(具体表现是它过去的官僚「计划经济」模式和强迫命令主义),障碍着生产力应有的迅速、健康发展;改革开放政策虽逐渐摆脱了过去的官僚模式,却又推使中国朝着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全面发展,以致经济虽有可观的增长率,却是越来越远离社会主义的目标的。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见解,能够发展到最先进的生产力的,是真正的科学的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

    「代表」之二是:「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即,「必须努力体现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的要求,促进全民族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发展先进文化,就是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文化,就是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可是,中共现时的路线方针政策既然是发展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更加背离社会主义这个目标的,又怎能是在发展社会主义的文化?如果一定要认为会有社会主义文化而先界定其内容或特点,那么,概括说来,它就应该是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等优点的。但中国一直以来的实际情况和发展趋向,都是没有、反而远离这些优点的。

    「代表」之三是:「要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使人民群众不断获得切实的经济、政治、文化利益。」但实际上,这点同上述两个「代表」一样,都是假大空话。以最广大的8亿农民来说,中共在走上全国政权以前,曾经得到农村人民的重大帮助,它也曾经承诺过要替农民及其它人民争取利益,为他们服务;可是,在掌权之后,这些承诺都被它背弃了。尤其是农民,长期间不但生活没有显著改善,反而肩负着日益沉重的捐税摊派重担。其间虽经中共中央几次提出要加以减轻,但「始终」无法根本做到。这是最显著的事例,说明中共的好听说话「始终」是美丽的谎言。

        主张资本家等入党

    江泽民今天提出「三个代表」的主张,实际意义就是要为发展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造理论前提,为大力发展这种经济、赞扬其代表人物作辩护。他跟着说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社会阶层构成发生了新的变化,出现了民营(即私营)科技企业的创业人员和技术人员、受聘于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个体户、私营企业主、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等社会阶层。」

    江泽民于是主张:「也应该把社会其它方面的优秀份子吸收到党内来」。他所指的「社会其它方面的优秀份子」,就是包括前面所列出的新变化出现了的各个社会阶层,尤使人注目的是民营企业的创业人员、私营企业主等。

    据《明报》记者得自「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共组织部门正在制订具体措施,物色私营企业主加入中共。消息人士说,中共计划从现在至明年秋天十六大召开前的一年时间里,在全国完成吸收20万私营企业主入党的目标,之后每年的吸收人数将逐渐增加。<1>

    这项被学者视为大胆创新的容许资本家入党的主张,是偏离中共历届党章规定中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的传统的。中共曾经在建党之初受列宁时代的布尔什维克党影响,定下中共这个性质,虽然在以后的全面反蒋斗争中并未发挥此种工人阶级先锋作用,但长期间也只是接受工人、农民、军人、知识分子、革命份子入党。在中共的传统观念中,私营企业主实即是资本家,是「革命的对象」。据明报引述「左派人士」说,江泽民898月曾在《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的通知》中指出:「私营企业主同工人之间实际上存在着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不能吸收私营企业主入党」。<2>

    再举出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以前的意见为例。他去年在《党建研究》中撰文表示,「要明确私营企业主不能入党」。「从所有制性质上看,私营企业主作为生产数据私人占有者,与广大员工存在着雇佣关系,按照党章规定不能吸收他们入党。否则,将会模糊党的性质和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标准,产生『谁是富有者谁就具备入党条件』的误导」。他还指出:如果允许企业主入党,当中有些人还可能利用经济实力操纵基层选举、控制基层组织,甚至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但在江泽民发表这项主张之后,张德江又急忙在《求是》杂志为文表示,要「贯彻江泽民同志关于吸收新党员标准的新概括」了!)<3>

    一方面,北京已出现几份「万言书」,反对让资本家入党,指责江泽民的「七一讲话」是极其重大的政治错误事件,违背了中共党章的基本原则和规定,说西方媒体认为中共终于开始变成资本家的共产党了。

    另一方面,官方的宣传机器则全面开动,传播赞美江泽民的颂词。例如:前面引述的李君如说,「这是理论上的重大突破和创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吴登云则认为,江的讲话体现了中共「这样一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新觉醒」。<4>这就是说,中共已因此而从过去的错误中觉醒过来!

    江泽民在这个讲话发表之前,曾严厉批评反对者,当局则在7月初下令不许再发表反对文章,也不作争论。中宣部长丁关根部署进一步深入宣传江这个讲话,同时强调绝不给违背中央精神的错误言论提供传播渠道。<5>这反映出中共党内已产生重大歧见,党领导层要用行政手段压制那些不同意见的发表。这也就很快地暴露出江泽民「讲话」中如下宣称的虚伪:必须「充分发扬党内民主」,「要切实保障党员的民主权利,拓宽党内民主渠道」;「凡属党组织工作中的重大问题都应力求组织广大党员讨论,充分听取各种意见。」「讲话」除了重弹那些假大空谰调之外,并没有提出切实进行政治民主改革的新意。

    在「七一讲话」之前,党内外有不少人士都提出要进行民主政制改革。据说是江泽民心腹幕僚的刘吉(现任社科院副院长)公开呼吁:中国在政治体制上要有大动作,首先应该从党内民主着手。「党内民主首先需要党的高级领导集团民主」,「如果不,又如何领导全党民主?」<6>但「七一讲话」对此全无响应,反之,却要求党员「坚决抵制西方多党制的影响」。即:坚决维护一党独裁;同时又在行动上继续扼杀党内外反对者的意见。

     资本主义势力大增的反映

    江泽民这些意见,其实是资本主义势力在中国大增的反映,显示他们要迁就后者的压力和要求,承认企业家在决定中国前途的问题上担当愈来愈重要的角色。据估算,私营企业现时已占中国1万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的20%以上,并雇用数以百万计的国企下岗工人。

    为了争取加入世贸,中共去年开始要求国有企业退出150种以上的竞争性工业行业,而让给非国有的企业去发展。据估计,未来数年内,私营或外资公司、中外合资企业,将可能会与国企「平分天下」。

    又为了推行市场经济,中共逐步取消了过去几乎全部商品和服务项目由国家规定价格的做法,减少到今天只保留了13种(类)。<7>这显示,除了这13种(类)之外,全部商品和服务项目的价格都由市场来决定,而不是按照人民需要和利益来规定价格了,这又是屈从于资本主义者压力的结果。

    像上述这样的政策措施的推行,结果便导致中国日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化,代表资本主义的势力便急速增长。

    除了党外的资产阶级要求拥有影响作用的压力外,中共党内已从改革开放中大获利益而变化成的资产者的压力,也在日益增加。据中共估计,已有11万党员从商,大部份是入党以后开始从商的。<8>单是浙江省,据上引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在《求是》的文章说,浙江省自改革开放以来,全省党员队伍的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也有来自其它社会阶层的优秀份子」。目前浙江省在非公有制经济领域从业的党员已达155千多人,其中私营企业主党员5,574名。「这些领域的党员队伍不断扩大」。<9>

    再由于中产阶级人数的剧增,他们加入中共的人数也会大增。据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漳河指出,未来5年中国的中产阶级阶层人数将达到2亿人。<10>其结果,也将大大改变中共的党员成份,影响中共的意识形态、路线、政策。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过去红极一时的「无产阶级是领导阶级」这句即使是名不符实的口头襌也已日益少见报章或领导人讲话所提起,到后来几乎已音沉响绝;工人阶级在国家政治和经济中的影响力和地位已日益衰微,不像过去那样被「重视」(实应说是利用)了。至于「中共是工人阶级先锋队」这一性质,也早已越来越不纯正和名不符实。

    在中共建党80周年这一天,终于由它的总书记江泽民公开提出让资产阶级、中产阶级等社会阶级阶层名正言顺地成为中共组织构成的一部份,亦即可拥有影响党理论、决策的权利和作用,从而揭开了中共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假面具!而由于中共上中层的亲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及既得利益等因素,明年秋的中共十六大将会修改党章中的这个规定,连「违反党章规定」这点反对理由也将被打消,使中共从名义到实际都变成社会党那样的政党!

    2001810

注释:

<1> <2>723日《明报》报道。

<3> 727日《明报》。

<4> 新华社北京71日电。

<5> 723日、31日《明报》。

<6> 627日《苹果日报》。

<7> 712日《文汇报》。

<8> 73日《文汇报》。

<9> 727日《明报》特稿。

<10>721日《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