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权膨胀 港府色厉内荏    微波

 


    数十个民间团体700多人在香港回归4周年前举行集会游行,批评特区政府4年来施政失当,在人权、法治、自由及民主4方面都没有改善,因而要求由一人一票普选下届特首,让港人真正当家作主。

    可是,特区政府却害怕任何政治上反对的民间言行,决意走向反民主人权、加强警力镇压的道路,警权膨胀,更甚于港英时代。这可从近年来两次以高度武力镇压和平示威者得到清楚证明。

    其一是在回归3周年前夕,626日,约20名学联成员和争取居港权人士进行和平静坐示威,遭到逾百名警员驱赶,在他们撤离时,警员仍追着他们当面近距离发射胡椒喷雾,使多人伤眼,健康长期受损,有的警员在背后拳打眼部受伤者后脑,有些警员合力把受伤者掷在地上,并踩上一脚。但这些被横暴打伤的和平示威者,反而被警方拘捕,5位学联成员更被控参与未经批准的集会,违反了臭名昭著的《公安条例》。警方在1年多之后,对这事件发表的调查报告,对当时警员向和平示威者所作的非常野蛮的暴力行动避开不谈,拒不认错,不但企图卸责,而且反把受害人士任意抹黑,彷佛警方全对、和平示威者全错、而当日全港记者和民间的摄录报道都全是虚构也似的!

    其二是《财富》杂志于今年58日在港举行全球论坛,警方出动3千名警员保安,用以对付几百名的和平请愿示威者,远超出回归时的2千警力,并把示威区规定在远离论坛会场之外,使示威者的抗议讯息不能传给出席论坛的政经首脑人士,而且限制每个团体的示威人数不超过20名,超过1百名法轮功学员则被拒入境。这样剥夺人民示威自由的安排,再次显出警权的任意胀大。

    在示威当日,警方更使用极粗暴而绝不必要的武力,在远离示威区500米处,截停支联会的广播车,警员冲前用手按着司机伍国雄的颈及鼻超过半分钟,多名警员更把车上各人强行拖出,其中的梁俊威遭到警员毒打,又以武力抢走示威物品——棺材,加以没收。事后警方反而以袭警及破坏公众和平「理由」,拘控伍国雄等3人。

    社会民主论坛7名成员,在全球论坛举行前夕以「铁链自锁」示威,也被拘控以阻差办公罪。

    这些都是「恶人先告状」、被告与原告位置颠倒的典型事例!也是对江泽民当日在论坛上吹嘘回归后港人「获得充分的自由和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利」的极大讽刺!

    但是,镇压力度越大,反抗声音也越大!警方对和平示威者的肆意压迫、挑衅,结果激起示威者的反抗,一度包围警署要求释放被捕示威者。

    警方这样的滥用武力和高度压制手法,引起许多社会人士的非议,普遍批评港府过份紧张,令香港国际形象受损。

    甚至连全球论坛的主办机构财富集团传讯副总裁麦泰莱也强调,该集团从无要求警方把示威区远离会场;该集团作为一家传媒机构,全面支持言论自由和表达意见自由,对于政府的禁制深切关注和感到失望。(510日《星岛日报》等港报报道)

    此外,对于绿色和平两位成员为抗议雀巢公司用基因改造产品损害市民健康,自锁于该公司门外,也被当局拘捕,且由法庭控以阻塞交通等「罪」,重判各罚款900元并留案底。这是警方会同法庭为保护资产者利益而任意迫害市民的又一新例证!

    另一方面,香港记者协会则发表2001年言论自由年报,指出香港言论自由正逐渐被收窄。

    在特区政府这许多的倒行逆施之下,港人对政府和特首的不满也在增加。民政事务局79日至13日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有51%被访者对政府的表现不满,比5月份增加7个百分点;有54%被访者表示不满意香港目前的情况,只有13%对明年感到乐观。(82日《苹果日报》)

    此外,职工盟在6月底7月初以传真方式向各政府部门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公务员队伍对董建华为首的领导班子有信心的不足1成,信心不足和没有信心的被访公务员竟高达74%,普选特首和立法会的,均有超过8成被访者表赞同,只有15%反对。(79日《苹果日报》)

    以上的调查结果例子足以反映出广大市民对特区政府及其首脑不满、失望的普遍而严重。也正因为如此,当局便企图以警力高压来镇慑人民的反对(即使是和平地进行的)。这也反映出港府的色厉内荏;人民和港府的反应是互为因果、互相影响的。

    200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