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宣言

——150年后的《共产党宣言》

伍德兹着 李柏青译

 


    乍看起来,重新出版《共产党宣言》是需要加以说明的。为甚么要把这一150年前写的书刊印新的版本呢?理由很简单,即使时至今日,《宣言》事实上仍是一本最近代的书。我们试检讨一个半世纪前,许多资产阶级对同样主题的著作,很快便可以了解到,这一类著作祗能是符合当时历史的利益,丝毫谈不上任何实践的应用价值。但《宣言》对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深刻的分析,作者仅用了使人惊异的简短章节,对全世界最基本的现象作出了卓越的解释,这些现象仍然是我们目前的时代占据全世界人类的关注的。

    事实上,今日读《共产党宣言》较之1848年发表时更为真实。在此,让我们观察一个例子:当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作时,全世界的跨国公司形成仍然是遥远将来的音响。尽管如此,他们已经指出"自由企业"及竞争将无可避免地导致资本的集中及生产力的独占化。坦率地说,阅读资本主义保卫者的声明,指责马克思对这问题是错误的见解是十分可笑的。事实正相反,这是马克思最卓越及无可否认的预测。

    80年代号召小型是美丽的变成流行的风尚。在此我们不打算去讨论大小或中型规模的好坏,个人有权保留自己的意见。但马克思预测的资本集中过程已经发生,发展,是一个绝对无可否认的事实;而且,在过去十年来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

    以美国为例,资本集中发展过程的形成特别明显。在1994年,500个庞大独占企业,占全部所有收入92%。在全世界范围内,1,000个最巨大的公司的收入超过80亿美元,等于全世界总共利润三分之一。在美国0.5%最富裕的家族,占有半数以上的个人总共财产。约最富裕的1%的美国人口的收入,占全国总收入从197817.6%惊人地增加至198936.3%

    资本集中及趋向中心化的过程已达到从没有想象到的程度。所有先进工业国家,收购或合并变成盛行的交易。1995年公司的收购数目达到最高纪录,三菱银行及东京银行合并组成世界最大的银行。大通银行及化学工业银行(Chemical Bank)的合并,成为美国最大的银行集团,拥有2,970亿美元的储备金。世界最大的娱乐公司出现是由于和路迪斯尼收购首都/美国广播公司(Capital Cities/A.B.C.),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收购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时代沃尔纳(Time Warner)收购特纳广播网系统(Turner Broadcasting Systems)。在制药部门,格拉苏(Glazo)收购威尔科美(Wellcome),金伯利.克拉克(Kimberly Clark)收购斯科特纸厂(Scott Paper),成为世界生产手巾纸,及卫生纸最大宗的纸厂。收购狂热已传播到欧洲。过去数星期来做成新的纪录。即使在瑞士,已首次经历到霍尔维斯(Holvis)纸产集团敌对的收购行动。在英国,我们看到一连串的敌对收购事件发生。如福尔德(Forte),英国最大的连锁旅馆,以32亿镑收购了其竞争者格拉娜达公司(Granada)全部的娱乐及餐店业。多数的合并式收购是秘密进行与使用不正当手段相关连:内部交易、制造股值、及其它类型的骗局、盗窃及欺诈等,正如吉尼斯(Guinness)纪录所暴露的丑行。

    要提供更多的数字,去解除怀疑马克思及恩格斯对资本集中过程的分析是毫不困难,资本的集中并不表现生产的增加,而恰好相反,每一收购的目的,不是要投资新的厂房及机器,而是将已经存在的厂房关闭,及大量解雇工人,以便能够扩张利润的限度而不需要增加生产。

           失业的祸害

    "由此可以明显地看出,资产阶级已再不适合为社会的统治阶级,不可能把自己阶级生存条件,当做支配一切的规律强加于社会了。资产阶级不适宜再统治下去了。因为它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奴隶维持奴隶的生活。因为它不得不让自己的奴隶落到不能养活它,反而要它来养活的地步。社会再不能在资产阶级的统治下生存下去了。"(《共产党宣言》)与劳工领袖过去的想象相反,大量的失业现象已重新散布全球。如同恶瘤侵蚀现代社会的内脏。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全世界失业人口达到一亿二千万。但这数字与其它官方统计一样,都是极大低估实际数目的。如果我们将大量的男女工人,被逼于无奈而只能在边际线"职业"工作计算在内,实际全世界失业及就业不足的人口,不会少过十亿。

    据官方统计,单是西欧失业人口就超过一千八百万(等于工作人口10.6%)。西班牙的失业数目最严重,竟达到20%。即使德国,"欧洲的强人"失业人口自希特拉时代以来首次达到四百五十万。日本的情形也是如此。自1930年代以来,失业人口开始增加。想象中的日本是全部就业的天堂,现在已成为过去的历史。依据官方的数字,日本失业人口达到百分之三,但这是不真实的。假如他们用与其它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用的失业标准计算,真正失业人口不会少过百分之八,或甚至超过百分之十。

    这种失业的情况并不是周期性的。如同工人过去所熟知的,当经济衰退的时候,失业就会增加。而经济好转时就业也就恢复了。但现在已不再是这种情况了。正当这篇文章写作的时候,美国经济繁荣持续超过六年。但世界的失业人口并没有显著的减少。每日报章报导新的工厂关闭及解散(目前胡说是"缩减"),经常是与上述的收购相关连的。这不是周期性的失业,或者是马克思所指出的"工人后备军",从资本家的观点看来,过去起过作用的。相反,这是一个完全新的现象——永久性的、结构性的、有机性的失业。即使在"繁荣"时期也并无显著的减少。而且,失业所影响到社会的某些部门,过去是不会发生的。像教师,医生,护士,公务员,银行雇员,科学家,甚至于经理,都没有安全感,实际上成为整个社会普遍化上面所引马克思及恩格斯的预言已变成千真万确的事实。各国资产阶级都提出同一战斗口号:"我们必须削减公共开支"!不久前这。是撒切尔(Thatcher),梅杰(Major)的口号,现在成为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及右翼劳工领袖所走的同一道路。这并非偶然的,资本主义世界每一个政府,不管是右或"",事实上都是追求同样的政策。这并不是由于政治家个人突然产生的念头、无知或不诚实(虽然这种情形很多)的结果。而是资本主义制度自身无出路的生动的表现。

    资本主义经济上升的年代从19481973,资产阶级能够(部份的及短期性的)解除对进步作最大制动的两个基本矛盾:生产数据私有制及民族国家。资本主义存在带来生产工具的庞大力量,早已突破这狭窄的范围,这就是目前危机的真正根源。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资产阶级曾企图寻求解救,一方面应用凯恩斯办法的赤字财政,另方面加深国际劳动分工及前所未有的扩大国际贸易。可是目前这两种程序已达到其限度,应用凯恩斯方法(使人难以置信的左翼改良主义者仍然主张)将导致爆发通货膨胀,及如马克思主义者预测的各种无法支撑的赤字的后果。马克思曾经在'资本论'中已经阐述过,资本主义如何用信用的办法可能扩张到其所受限制的范围。但是这办法是有限度的,这点米考伯先生(Mr. Micawber*知道得太清楚了!结果他们现在被逼将整个进程倒转过来,在绝望中企图用削减公共开支来恢复"健全财政"。换句话说,要恢复过去1920年代及1930年代的情势,或者甚至于回到马克思时代的情势。这就是对各地阶级斗争爆发最后使用的手段。不仅如此,削减国家开支,他们同时减少需求及减少市场,连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承认,全世界生产过剩(生产能力过剩)是个严重的问题。发展下去将引起大衰退时期的到来。这是无可避免的后果,是由于早期资本主义制度扩展超过其限度的事实。如马克思分析的:"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愈来愈少的办法。

    *米考伯(英国作家狄更斯小说"戴维。科波菲尔"中的人物)无远虑,想着走远的乐天派。

       社会主义和国际主义

    过去数年来经济学家都大谈"全球化",认为这是可以消除繁荣及衰退循环的万应灵丹。可是这些幻想被199710月股票市场的崩溃,以及所谓亚洲虎的危机粉碎了。当我写这几行字时,消息刚传来:日本重要的财经公司山一证券交易(Yamaichi Securities Co.)已倒闭。这将使世界各地都受到严重的影响。日本财政的崩溃,可推使美国走向衰退。亚洲危机影响日本特别严重,因日本出口百分之44是销售亚洲各国的。股市崩溃结果将日本银行系统的弱点立即暴露出来。而日本又是世界上最大的贷款者。估计日本最大的五间银行,从严格的法律意义来说已经是破产。据日本的首位财经日报,日本经济新闻(Nihon Keizai Shimbun)透露,目前日本银行的坏账动荡达到1.5万亿日圆。财政崩溃的危机连日本银行高级职员都承认。曾在971122日对英国《经济学人》说:"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系统危机存在的实例"。假使这危机导致大量从美国收回日本基金,结果将造成很大的灾祸。

    所有这些指出"全球化"反的方面,资本主义在程度上发展了世界经济,但也准备了在某一时期毁灭性的世界倒退。世界经济中一部份的危机率(如亚洲例子)便迅速地扩展到其它各部份。要消除上升及倒退现象的循环还很遥远。全球化使这循环变成更猛烈及普遍性。

    任何读过《宣言》的人,都可以看到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50年前已准确的预料到这局势,他们解释资本主义必定发展成为整个世界的系统。今天这分析已被事变明显的证实了。现在没有甚么能否认,压倒的世界市场的统治,是我们生存时代最决定性的现象。这个时代是世界经济、世界政治、世界文化、世界外交以及我们不要忘记的世界大战的年代。整个廿世纪我们已经历过两次,由于资本主义危机结果造成的大战。第二次造成五千五百万人死亡,及几乎导致人类文明的毁灭。

    社会主义是国际性的,否则便不是社会主义。但社会主义的国际主义并非是感情主义的产物。它不仅是个"好的观念",而是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科学的分析所得的。他们认为资产阶级胜利,其中一个有进步意义的就是民族国家的诞生。将无可避免的导向世界贸易。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力的强大发展,是不能够局限于民族国家狭隘的范围之内,因此,所有资本主义列强,即使是最强大的,都被迫于加入更深广的世界市场。

    巨大生产的潜能与民族国家朿缚的窒息之间的矛盾,已在19141939年显著的暴露了。从历史观点的事实来说,这些血腥的动乱,显示出资本主义制度的进步作用已消耗尽了。然而,从资本主义将自动崩溃的观念,去推断这些事件是资本主义最后危机,是没有这么一回事的。为了实现改变社会,仅是旧制度的危机是不足够的。不管危机如何严重,现存的强大的统治者的利益,基于保持其利润收入、特权及威望的现状,和激烈的抗拒所有改变社会的企图。正是因为这些理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写这《宣言》,不是抽象的文件,而是一个行动的号召;不是一本教科书,也不是一个讨论会的文件,而是一个为建立革命政党的纲领。

    为要推翻资本主义,工人阶级必须组织起来,保卫其自身阶级的利益。数十年来所有国家的工人,尤其是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已建立起强大的组织:政党及工会。但这些组织的存在,不是与实际环境隔绝的。它受到资本主义的压力影响,特别是组织的高层受的压力最大。

    国家主义普遍的破产,特别是极端荒谬变型的所谓"一国建设社会主义",即使在中国及俄国的官僚层加入世界市场之前,跟随斯大林主义的崩溃,已经早暴露出来了。所有非洲,亚洲及拉丁美洲的国家,争取到从帝国主义直接统治的独立斗争,现在发现在世界贸易的机构锁炼下,被他们的旧主人又重新朿缚。

    每一个有理性的人都认识到,生产力的自由发展,需要全世界各国统一经济,通过共同的计划允许对全球资源为全人类的福利作和谐的开发。这点很显明的已为科学家及专家们所认识,他们并不是基于社会主义的观点,而是对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生活条件的恶劣,义愤不平,及忧虑环境破坏的后果。不幸的,他们好意的劝告没有受到重视。因为这是和大跨国公司统治世界的既得利益相冲突的。而且这些公司的精心策划,并非基于人类的福利或者整个宇宙的未来,而是完全出于贪婪与寻求利润、不顾一切的考虑。

    20世纪最后十年,尽管关于全球化的商讨,国家间的矛盾变得比以前更为深广。十年前美国出口等于国内生产总值6%,现在这数字升至13%。而华盛顿计划到2000年增加至20%,这等于是对全世界宣战。从对日本开始,并非军事战争而是贸易的战争已在进行。

    真的,在过去任何一个时期,美国与日本之间的紧张局势,已经暴发了战争,祗是由于核子武器的存在,使得主要资本主义列强间的战争,目前才可能暂时避免。因此,目前的危机不可能像过去19141939一样去解决的。军事冲突不存在,每一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危机变得更为深广,统治阶级无可选择,只有将危机的责任转架在工人阶级的肩上。

    令人难以置信的远见,《宣言》作者预测将来的情况,正是现在各国工人阶级所体验到的。下面就是他们当时的陈述:

    "由于推广机器和分工,无产者的劳动已经失去了任何独立的性质,因而对工人也失去了任何吸引力。工人变成了机器的单纯的附属品,要求他做的只是极其简单、极其单调和极容易学会的操作。因此,花在工人身上的费用,几乎只限于维持工人生活和延续工人后代所必需的生活资料。但是,商品的价格,从而劳动的价格,是同它的生产费用相等的。因此,劳动愈使人厌恶,工资也就愈减少。不仅如此,机器愈推广,分工愈细致,劳动量也就愈增加。这是由于工作时间的延长,或者由于在一定时间内所要求的劳动的增加,机器运转的加速,等等。"

    今天美国所占的地位,与英国在马克思时代所占的相同,都是资本主义最发展的国家。因此资本主义一般的倾向表现得最清楚。过去廿年来美国工人真正工资减低20%,而同时延长了10%的工作日。这样,现时的繁荣大部份是以牺牲工人阶级为代价的。目前每个美国工人,每年平圴加班168小时,几乎等于一个月的额外工作。这情形在汽车工业特别明显。每日工作九小时,每星期工作六天是定额。据美国工会的报告,假使每周工作只限于40小时,仅在这部份便可产生59,000工作。

    根据时代周刊(Time Magazine 24.10.94)一篇文章的报导:"工人诉苦,经济扩张以他们来说便是耗尽精力。整个美国工业,公司实行加班工作的办法,以榨取在美国的工人的最大劳动:目前每周工作时间平圴接近42小时。包括4.6小时的加班"。同一篇文引举一纤维光学工人约瑟。凯尔特波恩(Joseph Kelterborn)为例,由于公司裁员,他平圴每天加班4小时,每三周要做一个周未的加班。他诉说:"当我回到家里时,我所有时间就是洗个澡,吃饭和小睡;一会儿起床又重新去开始工作。"

    加班造成可怕的压力,实际工资减少,生产节奏的增加,等等,令工人阶级及家庭生活的质素受到严重影响。美国和其它国家一样,从在1960年代初,生育率平圴每家庭为2.5个儿童,至1980年代后期降为1.8个儿童。1970年代离婚数增加一倍,等于1980年代结婚数60%。即使是寿命的延长到1980年已停滞。

    英国亦发生同样的情形。在撒切尔政府执政时期,工业中约二百五十万工作被消除,而生产仍能够保持如1979年的水平。这并非是由于引进新的机器设备,而是从加重剥削英国工人去达到的。在1995年卫生部长肯尼思。卡尔曼(Kenneth Calman)曾警告说,"由于丧失终身职业,惹起了普遍与生活压力有关的疾病。"

    1994年,因为疾病,使得英国损失一亿七千五百万工作日。几乎每个工人的八工作日。医药处方一年内(1995)增加一千一百七十万。运输及普通工人工会的报刊"记录"宣布:生活压力,交通阻塞及环境污染,是令到英国的职业司机筋疲力尽的。"据工会作的研究,30%的司机承认在驾驶时曾入睡。结果造成近于45%的交通意外。其它资本主义国家亦有同样的例子。

          马克思的方法

    《宣言》作的预测,使人震憾的准确并非是出乎意料之外的。而是从马克思主义科学方法(辩证法唯物论)应用在历史上的分析。这就是所谓历史唯物论。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理论的基础,在早期的著作,如"神圣家族及德意志意识形态"Holy Family and The German Ideology)已经建立了。

    我们必须记住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并不是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开始,以前许多伟大的思想家,已经有保卫一个建基于公有财产,没有阶级的社会的思想。欧文,傅立叶,圣西门及其它等人。早在十六世纪时,穆尔曾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乌托邦"Utopia)描述共产主义社会。甚至在这些人之前,早期的基督徒,在自己组织的社区内,是强烈地排斥私有财产的。任何人只要去读"使徒行传"The Acts of Apostles)就可以认识到。

    马克思和恩格斯描绘这些倾向为空想社会主义。而他们所倡议的,是有所不同的社会主义。究竟两者在基本上有甚么区别呢?在空想者看来,社会主义是一个很好的理想,只要竭力使人信服,在道德上是可行的。依据这观点,如果他们是正确的话,这样一个新的社会,早在二千年前就可以实现,而且肯定人类的灾难会大大地减少了。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解释,社会主义是有其物质的基础,包含有生产力(工业,农业,科学及技术)发展的水平。历史唯物论解释的历史发展,最后分析说来,就是基于这些事物的发展。整个人类历史进程,很清楚证实这确信,是被那些诋毁马克思主义者,特别用作最尖锐的攻击。但他们所攻击的,不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念,而祗是一种低鄙的讽刺,指马克思主义"将一切事物归于经济"这一荒谬的概念。《宣言》的作者曾多次回答这荒谬言论,我们可以很容易从恩格斯致布洛克(Bloch)的信中看到的:

    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末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阶级斗争的各种政治形式和这个斗争的成果——由胜利了的阶级在获胜以后建立的宪法等等,各种法权形式以及所有这些实际斗争在参加者头脑中的反映,政治的、法律的和哲学的理论,宗教的观点以及它们向教义体系的进一步发展。

    宗教、政治、道德、哲学在历史过程中起过作用是不言而喻的。而最后来说,一个社会经济制度的成功,有赖于它能满足人类基本需要的能力。在发展宗教、政治或哲学理想之前,男人及女人都需要食物、衣服和居室。从最早的时候开始,人类就是为这些需要斗争,直到目前,绝大多数人仍然是如此。

    每一历史时代,分工的产生,是历史上与社会划分阶级开始同时发生的。这代表一个大跃进,它允许首次创造剩余生产物,占有这产物的阶级是从必需劳动解放了。统治阶级,是依赖别的阶级的劳动维持生活:在古代,别的阶级就是奴隶,随后在封建制度下是农奴;最后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是工人阶级。不管与阶级社会相连的带来所有的恐怖、不公平及痛苦,从马克思主义观点,这就是说从科学的而非道德的观点来看,阶级社会在历史上是适当的,并且与推动社会前进起过进步的作用。我们不要忘记,希腊及罗马在科学,艺术及哲学方面光辉的成就,就是基于奴隶的劳动,这罗马人称它是"有声音的工具",从老板的观点来说,现代工人目前的情况并没有很大的区别。被剥削阶级劳动的生产剩余,足以解放很少数的剥削者。但不能够完成大多数人的解放。奴隶是文化兴起的先决条件,可能做成生产数据的发展。马克思和恩格斯发现社会发展一个重要的规律。仅是这单一的规律,便能够解释人类历史的发展。他们解释每一社会结构,只能继续存在到它发展生产力的限度,除非包含在它内部发展的潜力已经耗尽,否则这社会是不会死亡的。

    就是在这个意义,我们可以将一个社会经济制度和一个生存的有机体作比较,它不是甚么永远都在停滞和固定的。如同那些资本主义的保卫者一样,要我们相信他们坦率荒诞的断言。说市场经济是有自然发展的基础,和任何其它社会制度一样,资本主义出现,发展达到完全成熟,但继后便达到发展的极限,而现在已进入毁灭性的衰退了。

    一旦我们根据这个科学的立场,便能够了解到历史并不是一连串没有意义及不连贯事件的累积,完全由偶然发生决定,或完全由于"伟大的个人"的活动的结果(当然主观的因素对历史在某种情形下起决定的作用)。然而如演变过程受规律的支配,和其它自然界一样是可以了解的。

    正如达尔文的解释,人类并非是永琲滿C他们有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不断继续改变及进化;同样,马克思恩格斯解释,一个确定的社会制度不是永远定型的。这就是每一时代错误的观念,每一社会制度,认为它是代表当时唯一的可能人类生存方式。它的制度、宗教、道德是最后的证明。这是那些食人生番部落,埃及祭司玛丽安东尼和沙皇尼古拉斯都强烈相信的。而且这就是资产阶级及其辩护者(虽然没有丝毫根据)。目前向我们保证,希望能证明所谓"自由企业"是唯一可行的制度,而这制度正在开始崩溃了。

           改良与革命

    现在"进化"观念已被一般,至少在受过教育的人所接受。达尔文观念,在当时是革命的,几乎被接受为自明之理。但是一般所理解的进化是一缓慢及逐渐的、没有阻断及强烈变动的过程。在政治上,这种争论经常被改良主义者用作辩护。可惜,它是基于错误的了解。其实进化过程即使在今日仍然是没有解答的一本书。这是不惊奇的。因为达尔文自己并不了解。祗是最近十多年由于古尔德(Stephen J. Gould)在古生物学的发现。他发现了断续性平衡理论(Theory of punctuated equilibrium),证明了进化不是一个逐渐过程。在长期间内可能没有察觉到大的变动,可是到了某一确定时间,进化过程便被激烈的变动所中断。一个名符其实的生物的革命,使到某些种类大量的消灭,其它种类迅速出现。当然,将社会和自然模拟祗不过是相若的,但即使从最表面的历史观察,也证明逐渐论者是毫无根据的,我们知道,社会和自然一样,在长期间是缓慢及逐渐变迁,但同样达到某一时间便变为激烈的发展(战争与革命)阻断,变化过程是巨大的加速了。事实上,这些事变成为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而且革命的根本原因是,事实上一个特定社会经济制度已达到它的限度,已不能和以前一样发展它的生产力。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是《宣言》中之一最著名的语句。但甚么是阶级斗争呢?简直就是为工人阶级剩余生产物分配的斗争。这斗争经常是不可避免的。除非生产力达到一个发展充足的水平,使财产及生产品不足消灭,不仅祗是为少数特权阶级,而是为全体每一个人。因此,社会主义不祗是一个"好的理想",不管在任何情况下,祗要人们需要就可以实现的。社会主义有它的物质基础,是基于工业,农业,科学及技术的发展水平上的。

    早在18451846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的著作"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曾解释过,"……这生产力的发展(它本身是含有人类生存的具体经验,是指在世界历史性而非地方性范围的存在)是一个绝对需要实现的先决条件,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发展,那就祗有贫穷的普遍化,而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就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而且全部陈腐的东西又要死灰复燃……"

    "全部陈腐的东西"这句话,马克思及恩格斯心目中,是指不平等,剥削,压迫,贪污,官僚,国家及所有一切罪恶,是阶级社会一般普遍的现象。今天,由于斯大林主义在俄国的崩溃,社会主义的敌人企图用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观念是不能够实践的。可是他们忽略了其中一些细节,就是1917年前的俄国比现在的印度还落后。列宁及布尔什维克是很了解马克思的理论,很清楚知道俄国是缺乏实行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而且列宁及托洛茨基从来没有一个国家革命,或"一国建设社会社义"这种观念,至少在所有和俄国一样的落后国家是如此。1917年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是从世界革命的展望出发的。十月革命对整个欧洲是强大的推动力,从德国开始,如果不是社会民主党领袖可鄙的叛卖,去挽救资本主义,革命是可能成功的。这个罪恶,世界付出可怕的代价。两次大战二十年间经济及社会的大骚动,希特拉在德国的胜利,西班牙内战,最后是新的世界大战的恐怖。

    在此,我们无须去分析1945年后整个演变的过程,亦足以可说资本主义在某一时期是成功的。至少在西欧、日本及美国,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如此。使用以前所提到的方法,去重新建立相对的稳定,但即使在这时期,基本的矛盾并没有解除,三分之二人类是在连年陷入饥荒、贫困、战争、革命反革命悲惨的境遇。然而,至少在工业化进步的国家,是全部就业,福利国家及生活水平普遍的增高。所有这些使得劳工领袖(左倾及右倾同样)确信资本主义已可以解决它的问题,大量失业已是过去的事,阶级斗争已经终结;因而(当然),马克思主义已经是过时废弃了。这些观念与今天事实对比真是极大的讽剌啊!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超过三千万人失业。各国野蛮地打击工人的生活水准,阶级间矛盾变成前所未有的激烈。在欧洲,罢工行动接连在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发生。在美国,宏大的联合邮递包裹服务(LLPS)工人罢工胜利的结果发出的警告,美国工人是再不能继续接受由于为了高利润的利益的低工资及恶劣工作条件了。同样在英国,经过保守党18年的统治选出了工党执政,便是显示社会倾向于基本改变的要求。

    "社会存在决定意识",这就是形成历史唯物论另一深刻观念。社会环境迟早会造成人类意识的改变。然而在社会变迁的过程与人类意识的反响之间的关系不是自动的。否则我们早已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生活了。和理想者相反,人类的思考普遍不祗是不进步,而且是极端保守的。在"正常"时期,多数人是趋于保持所熟识的事物。他们宁可相信那些已成为惯常的观念、道德、制度、政党及领袖。

    恩格斯曾说过,某段时期的历史,二十年的经过如同一日,但在另一时期二十年的历史可以总括在24小时之内。在很长的时间内似乎甚么都没有改变,无论如何,在似乎平静的表面的下面,已造成庞大的不满,义愤,失望与愤怒的增加,等到某一时刻,将引起社会的爆炸。危机发生的时候,人们便开始想到自己,像自由的男女人一样采取积极的行动,不愿作消极的牺牲。他们寻求一个有组织的表示方法,积极参加工会及群众团体的活动,企图去改变社会。《宣言》中之一重要部份,如不是十分了解的,我们可以读下列的章节:

    "共产党人同全体无产阶级的关系是怎样的呢?共产党人不是同其它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他们没有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他们不提出任何教派的原则,用以塑造无产阶级的运动。

    "共产党人同其它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是:一方面,在各国无产阶级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

    "因此,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先进的部份;他们胜过其余无产阶级群众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过程和一般结果。"

    这几行章节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它提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方法,是从具体真正工人阶级运动出发,而并非是从我们所希望发展的运动。这方法与那些无效果的宗派主义的方法有很大的距离。这些"革命"宗派是围绕劳工运动的外围存在,不可能与真正的工人运动建立基本的连系。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党首先最重要的是纲领、观念、方法及传统。跟着是有组织地将这些观念在工人阶级中实行。在历史上,工人阶级曾建立过许多庞大的组织来保卫自己阶级的利益及改造社会。从组织工会开始,经过一段时期工人就会了解这阶级的基本组织祗是为部份的经济要求斗争是不足够的。以今天的条件看来,这个结论是绝对无可避免的。事实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没有经过日常的斗争推动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可能的。经过罢工及示威的经验,工人阶级领悟到获取自己权力的观念。但是光有观念仍是不足的。即使是最坚强及成功的罢工还不能够解决面对工人阶级的基本问题。而且,每一次成功的罢工是经过很多次的失败,即使斗争的结果是得到胜利,工资增加最终是被通货膨胀抵销了。资本家由左手付出的他们可以从右手收回。在资本主义危机的时期反改良代替了改良,这就是我们目前见到的布莱尔(Blair)政府的政策。这是有其自身的逻辑的,如果接受资本主义的制度则必须接受资本主义的规律。如你提出"A"你必须提到"B""C""D"。失业,私有化,削减社会福利开支都是从资本主义一般的危机而来,这是一个政治问题。不能单从工业的行动来解决,虽然这行动很重要。工人阶级必须超越过工会活动的范围,进入政治斗争的平面。

    工会及群众工人党是从工人阶级经过几代的斗争及牺牲建立起来的,所有历史证明,工人阶级在没有经过重复实践证明之前是不会放弃他们的传统群众组织。近在一百年前工会建立了劳工党,目的是为了要在国会里代表工人阶级。劳工党的成立有如工会在政治上的表示。但群众组织不是在真空内存在的,他们经常接受统治阶级手中强大的说服工具的压力:报章,电视,教会,及一千零一种高压手段,影响及贿赂劳工代表。最近透露一商人捐赠一百万英镑给工党的丑闻,祗是表面上的一小部份。商人捐赠这样数目的钱,并非是没有代价的。即使我们不完全相信实际上的贿赂行为,大企业对工党领袖的压力确定是很庞大的。右翼领袖毫无问题地自愿受到这些影响,因为他们是诚心乐意接受资本主义制度的。具有讽剌意味的事是他们歌颂"市场"时恰好正是市场开始崩溃了。

    劳工右翼领袖们是盲目将自己置于已经不再存在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他们代表的是过去不是将来。虽然他们自认为是伟大的理想主义者,事实上他们是空想家中最坏的一类。他们固定着劳工的基础,将被到来的事变的影响粉碎的。然而,左翼改良主义者的立场并不好得多少。虽然他们是正确地反对右派实行的反改良政策,但在实行上他们没有提供真正的选择。由于接受资本主义制度,他们同时希望施行较仁慈及温和的政策。这似乎是要求老虎吃草不要吃肉!如果全世界各国的政府都实行同一削减的政策,不仅是没有任何选择,而且显示了资本主义危机加深的事实。企图采取过去凯恩斯通货财政政策,可能会引起通货膨胀的爆发。以工人阶级来说,在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之间的选择就是死刑,用吊死与用火慢慢烤死之间的选择,两者都是同样为害的。唯一解决的方法祗有社会主义改变整个社会。

            唯一道路

    当马克思和恩格斯写这《宣言》时,他们是两位青年人,分别是2927岁,他们写作时正值是反动黑暗的年代,工人阶级很显然是静止的。《宣言》是在布鲁塞尔写成。是当时作者被迫逃亡作政治难民的居留地。然而正当《共产党宣言》首次在1848年二月发表时,革命已经在巴黎的街头发生了。随后的几个月内便像野火般蔓延及整个欧洲。

    假如跟随历史有任何可以使我们认识到的,这就是: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打破工人阶级改变社会的不自觉的意志。是的,曾经有过很多次悲惨的失败,如1848年革命、巴黎公社的失败,和现在最后俄国十月革命遗留的所得也消失了。然而在每一次失败后,工人阶级经常是能够从每次倒退的影响中恢复过来,并回到斗争的道路去。这是很显然的,因为他们是被迫于没有选择,回顾过去,虽然受到最严重的失败,但这祗是工人阶级为了完成他们最后解放的长期斗争中的一段历史吧了。

    然而历史也使我们了解到,为要成功,仅是有斗争的意志是不足够的,必须要自觉地去战斗。要有科学的纲领的武装和展望。没有它,胜利经常是不可能的。但它并非是自然产生出来,当群众已经开始动员向当局挑战时,不可能立即建立政纲、策略及战略。这些必须在事前预先准备,必须争取到一两次的胜利去教育及培育马克思主义者干部;与工厂、矿场、办公室、学校及大学等结合在一起,在每一工会及工党支部,在每个工人代表委员会及工会代表会积极活动。必须忍耐进行准备宣传及鼓动工作,将工人及青年日常的斗争与整个社会主义转变社会的前途连系起来。祗有这样,我们不仅在英国,而且在欧洲以及全世界能够对行将到来的事变,作出准备。

    尽管诋毁者不遗余力的攻击,马克思主义今日仍然保留其全部正确,不仅是正确分析目前社会,而且以之作为改变社会的战斗纲领。其中一些细节可能有改变,但在整个基本原则,《共产党宣言》的观念在今日如同第一次发表时,都是同样的关连和真确。真的,在某方面来说今天《宣言》是更真确了。1848年革命蔓延欧洲,但欧洲以外祗有微弱的反响。1917年十月革命涌起的革命高潮,不仅影响欧洲,而且达到中国、印度、波斯及土耳其。但现在由于世界资本主义已将整个地球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是准备着更巨大激变的发展。面对这样互相关联的程度,我们自信可以预测:今后工人阶级在任何一个主要国家的胜利便会很快地各国跟着,将资本主义制度推翻,为建立社会主义英国、欧洲社会主义合众国,及整个世界社会主义联邦奠下基础的。

 

    伦敦1997.11.26

附注:

欧文(OwenRobert1771-1858)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合作运动的先驱。早年在苏格兰经营纱厂,后提出社会改革方案。曾去美国试办共产主义新村——"新和谐"社区。结果失败。着有"新社会观"等。

傅立叶(FourierFrancois Maric Charles, 1772-1837)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的罪恶,设想建立以农业结合的"法郎吉"Phalasteree

圣西门(Saint Simon, Comte de, 1760-1825)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认为科学,道德,和宗教的进步推动历史发展,主张新社会保留私有制,由知识分子和实业家领导。着有"论实业制度"等。

穆尔(More, Sir Thomas, 1477-1535)英国人民主义者,天主教圣徒,曾任下议院议长、内阁大臣(1529-1532),"乌托邦"一书的作者。因对国王亨利八世离婚案和教会政策持异议,被诬陷处死。1935被追谥为圣徒。

古尔德(Gould, Stephen Jay, 1941-)美国古生物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