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左派在英国大选冒升

                        索内特

 


    英国不民主的选举制度,使新工党在最近的大选得到「压倒性」的胜利。在200167日举行的大选里,新工党仅得到42%投票者的支持,或25%有资格选举者的支持。英国大选今次的投票率只有59%,是继1918年以来最低的投票率。至于干脆不作选民登记的人数,更是不知凡几。大部份不作选民登记的人士,属于穷人和黑人。而新工党在这次的得票,比起1997年,也少了3百万张选票。按上述数字来看,贝理雅理应不能被授权作任何事,甚至不该组成政府。不过,从英国的选举制度来看,他却是继1980年代撒切尔掌权以来,最强有力的首相。

    比起以前的工党政府,贝理雅更偏重英国的中产阶级,这在今次选举里,更尤其突出。所以,同样的,新工党获得比历届工党政府少得多的工人选票,愈来愈代表了英国资本界的主流。在工党传统的工人选票重镇,弃权不投票的比率最高。

    保守党所得的选举结果,可谓最恶劣不过。在上届选举里,贝理雅在国会内已经没有多少反对派对手;而在这一次,更是少之又少。

   新工党是社会民主派里的极右派

    新工党代表着欧洲社会民主派里的极右派,也是推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表表者。贝理雅清晰地表示,今后将再进一步把新自由主义扩大推行。来临中的攻势,将是对公营部门更进一步、巨细无遗的展开进攻。在医疗、公共交通和教育部门内,更进一步推行私营化;其中,对医院的管理工作,即将交予私营。用贝理雅的说法,这场攻势,将「无思想顾虑」。当然,指导贝理雅的思想,以此作出驱动力的,就是名叫「市场」的意识形态。

    新政府面对的最大难题,将会是加入欧元,使货币单一化的课题。贝理雅在竞选时主张英国加入欧元,但时至现在,问题却开始含糊。新工党就有关于加入欧元的时机这一点,是有分歧的。与此同时,英国的资本界,则希望愈快加入愈好。

    那么,左派在英国这次选举里,有什么收获呢?对于建立取代贝理雅的另类出路,又有什么看法?

    很清楚的是,「社会主义联线」这次决定高调参选,从竞选过程及投票结果来看,都是言之成立的。「社会主义联线」之有需要参选的迫切性,不在于贝理雅向右边再进一步,而却是在于由这一步而向左派开路的空间。不追随贝理雅的工党会员和投票者,需要有一个社会主义另类选择来填补空档。而当然,事情不能在一次投票里便发生转机。

          选民转向左派

    新闻媒体就这次低投票率而鼓吹选民冷漠说;这个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大多数弃权不投票者,乃是对现存政党和政制丧失了信心;这些人中,有许多是进行抗议以反对全球化的年青人。这一类选票,可以称为抗议票。在抗议票中,可以分为两大类;最大的一类是弃权票,另一类是投给自由民主党、绿党和分别由「社会主义联线」和「社会主义工党」所代表的左派。

    绿党在这次选举里得到历来最高的票数;在他们参选的145个选区里,平均得到2.25%选票。在绿党最强选区里,得到的票数有9.3%之强。所以,绿党第一次有足够的投票率,得回竞选按金。

    左派方面,「苏格兰社会党」得到最大收获。这个党在今年5月和苏格兰的「社会主义工人党」合并,成为了苏格兰多年来第一个统一起来的社会主义组织。该党在苏格兰的72个选区里,一共得到平均3.1%的投票率,其中,在格拉斯哥的得票达到9.98%。这个结果,将有助于它在苏格兰国会选举中得到更多席位,因为苏格兰的国会是行比例代表制。「苏格兰社会党」的成就,为苏格兰以至全英国的社会主义运动复苏推前一步,成为榜样。

    在英国和韦尔斯,左派的选票由「社会主义联线」和「社会主义工党」分庭抗礼。前者是第一次参选,后者在1997年首次参选。在得票表现上,前者比后者轻微稍胜,在92个选区里,共得55635票,得票1.75%;后者得54880票。总体结果表示,左派(包括「苏格兰社会党」)全部得票180,000张,这在战后的英国,是独一无二的表现,而比起1997年的得票,更激增了3倍。在极左派方面来说,「社会主义联线」的得票,也是战后最佳,比起英国共产党在1950年的得票率更多。由于「社会主义联线」是首次竞选,许多可能投予一票的人,或许仍然持观望态度;反之,也有许多人怀着给工党第二次机会的想法,未能转变投票态度。所以,在下一次大选里,随着「社会主义联线」有更充裕的时间进行组织,它在将来的得票会是更多。

    今次英国大选的结果,显示了有更多人向社会主义寻求出路,而且准备投予一票,把「社会主义联线」推上英国的政治地带。

    在工会内,有愈来愈多左派讨论左派间的统一。而在消防员工会,更首次改变规章,容许工会资助竞选反对工党的政党。上述这些发展,是由「社会主义联线参选」而引起。「社会主义联线」显然将要从今次选举里汲取教训,检讨本组织的强项弱项。

    一项对英国这次大选结果所显示的社会趋势的研究,有以下的总结:

    「工党在工人区的选区里的失票,平均有4%……其中有些失票,似乎是史无前例的转投向极左派……以极左派的表现来看,看来工党之向右转,再没有引起其内部形成左派的危险了。」

    从这个总结来看,对左派是极为正面的。「社会主义联线」已经发动运动,反对工党连任政府。在联线内部,也开始讨论到怎样加强组织,展开活动,以巩固既有的成就,为下一次大选铺路。

    (史丹摘译自《国际观点》2001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