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以色列精神文明的真面目

                       蔚然摘译

 


    许多人认为,选举沙龙为总理是以色列历史的转折点,预示「和平进程」的终结。

    在阿拉伯世界,沙龙被叫做「贝鲁特的屠夫」。五十年来,他参与多次屠杀事件,使巴勒斯坦人担惊受怕,而自由以色列人则厌恶地把他视为魔鬼的化身。

    圣经启示录的偏见是显而易见的。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西蒙.佩雷斯却以此偏见宣称以色列工党甘心情愿在沙龙领导下为「民族联合政府」服务。佩雷斯在选举前曾被吹捧为代替总理阿胡德.巴拉克的「左派」。他作为外交部长为沙龙的国际政策辩护。

    另一位工党成员,前将军宾阿明.本.阿里阿泽出任国防部长,他负责执行沙龙对占领区的政策。据44日《耶路撒冷邮报》说:「本.阿里泽……打算抛开胡箩白,而使用大棒迫使巴勒斯坦人回到谈判桌上来。」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沙龙政府是以色列第一个使用不带公文包的阿拉伯人,工党的萨拉赫.塔里夫充任政府的部长。不祥的征兆是属于极右莫里德党的将军里哈温.泽阿维出任旅游部长。他的政策就是把阿拉伯人全部从以色列驱逐出去。

    这一切是不足为奇的。沙龙同以色列前总理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具有一副真正的以色列政治文化面孔。不管以色列和平进程中出现的这些令人深感痛苦的情况,但这清楚地表明,沙龙之获得选举的胜利,乃系由于他过去的值得怀疑的历史。

    大家都记得,沙龙是以色列工人运动涌现出来的一位人物。他在半集体化的农村中成长,他早年的教父是工党最初的领导人戴维.本.居瑞安和工党总部的首脑莫舍.达扬,他的政治上的良师益友则是工党总理依扎克.拉宾。他的政治经历就像拉宾。他是工党阿赫杜德.哈阿沃达派的积极份子,该派曾组成以色列前国家帕尔玛赫突击队。

    早在50年代,沙龙被任命为一个军事联队的首脑,担负追捕和杀害越过边界的巴勒斯坦人。在臭名昭著的101联队的业绩中,有对约旦奇比亚的突然袭击,使70个家庭被炸毁,还在熟睡中的老百姓全部死于非命。在沙龙的指挥下,联队对约旦和埃及进行过多次突然袭击,其野蛮残暴使人感到可恶可憎。

    1970-71年间,他对平定加沙难民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的联队硬是用推土机把许多民房铲平为坦克开路,并开展一场屠杀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成员的战争,使不计其数的巴勒斯坦人死于非命,就是他的业绩。

    他被撤销参谋部长首脑的职务后进入政界,起先充当过赞同和巴勒斯坦人、及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支持者进行协商的角色。但,对沙龙来说,这个巴勒斯坦国并不在巴勒斯坦地区。正如所说:「约旦就是巴勒斯坦」。在1982年黎巴嫩战争中,他的战略目的就是把巴勒斯坦人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地区赶出去,并推倒哈舍米特政权,而代之以一个百依百顺的巴勒斯坦国。

    1975年,他参加竞选不久,便离开国会,被任命为当时的国防部长拉宾的特别顾问。1981年,梅纳赫姆.卑尔根任命沙龙为国防部长,曾引起一场争论,他的一位助手说过:「在沙龙未曾担任参谋部首脑时,我就说,不让他当参谋长,就得让他当国防部长。现在我要说,不让他当国防部长,就得让他当总理。」

    1982年黎巴嫩战争时期,他的行踪诡秘。经调查,官方证实他对贝鲁特的沙帕拉和萨提拉难民营许多巴勒斯坦人遭到杀害负有「间接责任」。

    以上这些事实都是以色列选民们所熟知的。他们所以要选沙龙,是表示他们对国际的主张和对巴拉克的政治谋略的蔑视。

    巴拉克选举失败是因为在十八个月里,他与大部份选民疏远了。在第一次选举时,他获得以色列95%巴勒斯坦公民的选票。他宣告要组成国会中一个不依靠阿拉伯人的纯粹犹太人的联盟。像早年的所有总理一样,他要任用一个阿拉伯人为内阁大臣,他失败了。他曾允许警察头目在加利利(那里多数是阿拉伯人)制造一起骚乱来反对阿拉伯人政治活动家。在此事件中,好些国会议员因揭发他而受到恐吓。他监督过对巴勒斯坦公民的屠杀;其中14人未经调查,也不准辩护便被杀害了。在这次选举中,他所得的阿拉伯人选票下跌到1%,这就不奇怪了。

    前所未有的对选举的冷淡表明多数以色列犹太人同阿拉伯人一样,拒绝在两个战犯中去进行选择。

    巴拉克曾作出和平的承诺,他在1999年曾获得竞选胜利的中央区,这次也失去许多选票。他建议的所谓「让步」,远未能获得巴勒斯坦人的支持,而在许多以色列人看来,却是「让步」得太多了。而且,他强迫许多选举人为以色列的「正义」服兵役,这引起了反抗。譬如说,在1999年从俄国回来的犹太移民,许多人曾支持过巴拉克,却转而支持沙龙。但,沙龙的胜利并不祇是巴拉克失去选票的结果。

    通过竞选,沙龙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慈祥的老人,却要加强实力地位来谋取和平。多数以色列人对冲突导致暴力行为、孤立和经济衰退已经厌倦,他们清楚地知道,沙龙祇是个以色列的戴高乐一类的人物,当他提出巴勒斯坦人不能拒绝的建议时,说起话来是很强硬的。

    总之,人们记得,卑尔根右翼政府曾同埃及达成过和平,全部从西奈半岛撤离,并拆除了新的定居点。但,对于沙龙来说,比之巴拉克、内塔尼阿胡或拉宾,这样的乐观前景,是更不可能有了。

    除非中东地区的力量平衡有了改变,以色列政府提出的任何交易条件,都是巴勒斯坦人不能够和不愿意接受的。沙龙和他的八个工党部长们在他的密室里可以指望用他的方式和方法继续实施他的朋友巴拉克和拉宾的政策,而他的「约旦就是巴勒斯坦」的观点,和旅游部长泽阿维的「换地」援助相结合,那才是他所最为关注的。

    把沙龙视为独一无二的恶棍,和祇把注意力集中在反对他过去的战犯历史,那是不够的。沙龙的地位,是过去52年来以色列的所作所为逻辑发展的结果。这才是冲突的缘由,而不是现领导人的个性使然。

    (蔚然摘译自《社会主义展望》2001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