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公约在香港特区        振言

 


        对香港情况的批评

    尽管香港签署了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公约》和《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成为缔约成员之一;但香港的人权实况有很多都未能符合那些人权的要求,甚至违反有关的规定,而港府却明知故犯,经各方面批评指出后,仍迟迟不加以改进。

 

    例如,经社文权利公约委员会在94年和96年两次要求香港政府全面取缔笼屋、设立最低工资和合理工时制,但港府至今没有落实这些要求,以致残酷剥削工人的情况继续存在。例如,政府公厕工人多月前被揭发每小时工资只得7港元,每日工作长达14小时,等等。特区政府的政策特别偏重保护工商业有钱人的利益,导致贫富悬殊日益加剧。对于种族、年龄和性别等歧视,仍在持续发生,港府仍没有立法加以阻止,没有提供法律援助服务。

    今年4月下旬,上述委员会正式审议香港政府提交的人权报告时,委员批评港府一直未有为《经社文权利国际公约》作全面的本地立法、不设立人权委员会、不立法禁止种族歧视;委员们希望港府可运用庞大储备,将香港由侧重经济发展的物质主义社会,转化为重视社会公平公义的社会,消除贫穷和歧视。

    在审议了港府提交的报告后,经社文委员会公布了审议结果,在多个领域批评港府。它「严重关注」香港贫穷状况普遍,情况「无法接受」,而大批老人则得不到社会服务。港府没有全面及有效的消除贫穷的策略。因而强烈建议港府设立独立的除贫委员会,制订除贫策略。

    该委员会又首次直指港府违反国际人权公约》,未有在私人领域禁止种族歧视,罕有地勒令港府提早在2003年提交进度报告。

    审议结论形容,居港权及家庭分离的问题会引致痛苦,港府应注意《国际人权公约》对他们的保障,并公开有关资料。

         港府高层的回应

    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林焕光在会议前夕在港报撰文,指联合国「委员会不是法院,其建议在国际法中并没有约束力」。这个意见在委员会审议港府提交的人权报告会上,遭到委员们的反击,认为人权公约是在国际上有权威、具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政府不可不予尊重。

    林焕光在审议会上备受各方面批评的压力下,被迫改变说法,承认委员对设立人权委员会的提法「很有说服力」,承诺港府将认真考虑成立人权委员会;同时表示:港府会再研究制订《种族歧视条例》。针对人权委员质疑他为何撰文指该会建议没有约束力,他在出席会议后表示,事件纯属文字上的误会,文章只是解释为何委员会的一些建议未能全面落实。(428日《东方日报》)

    但同一的林焕光,后来在613日的立法会会议上却表示,香港的架构完备,已经有效地保障和改善人权,因此,无需另设机构(即指人权委员会)去监察人权。在司徒华、刘慧卿两议员指出特区政府对经社文委员会的提议置若罔闻后,律政司司长梁爱诗回应说,经社文权利国际公约或任何其它联合国人权公约均没有规定缔约国必须设立特定的人权机构;经社文委员会不是法庭或司法机构,所提出的建议没有约束力。(614日《文汇报》)

    林焕光的最新表态,重新改变了他不久前在经社文委员会审议会上的承诺,他所举的毋须设立的「理由」并不是新近才产生的,所谓「完备」的架构早已存在,这些架构并不等同于人权委员会、具有同样的特定功能。它们虽早已存在,事实证明并不能有效地保障和改善人权,才引起前述的许多批评。而且,何以他当时仍认为委员会设立它的提法「很有说服力」,承诺将加以「认真考虑」呢?

    梁爱诗之坚决拒绝建议,与政府发言人的如下表示也是相矛盾的:「香港特区政府会坚守承诺尽力采取措施,逐步使公约所承认的权利得到充分落实。」(428日《文汇报》特写)尽管这项表示更多的是一种官式外交词令,不会「充分落实」的。

    如果梁爱诗这些推搪借口能够成立,则特区政府便可以完全推卸掉香港作为联合国人权公约缔约成员所必须履行的义务和责任(《公约》在《前文》中列明:本公约缔约国「鉴于联合国宪章之规定,各国负有义务,必须促进人权及自由之普遍尊重及遵守」),而只享受其权利和得益。如果每个缔约国都抱持梁爱诗这样的态度,那么,这些人权公约还有什么缔结的价值和必要?

    由此再一次暴露特区政府高层的野蛮无理、拒绝接受合理的建议;同时也再一次表明,要真正改善香港的人权状况、消除贫困、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等等,主要还是要靠港人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联合国人权公约和国际社会的压力,最多只能起部份的促进的作用。

    20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