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的胡说

                    (韩国)韩胜东

 


     彻底美化日本对亚洲的侵略

    2001年起,很有可能必须改写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其后的世界史,因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日本,很有可能出版由政府审查、认可的文件——它将告诉人们迄今所述的历史都是被强迫和为洗脑而捏造的。

    这份送审的文件的一部份内容如下:「同日(日本的海军机动队突袭在夏威夷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的1941128日),日本的陆军部队在马来半岛登陆,开始了和英国军队的战斗。他们以骑自行车的银轮部队打头,穿行在热带丛林和橡胶林中,一边击退英军,一边向新加坡快速推进;用五十五天纵贯马来半岛约一千公里,登陆后仅七十天,于翌年二月攻陷新加坡,使英国对东南亚的统治最终崩溃。在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地,日军也击败了美国、荷兰、英国的军队。结果,开战约一百天,诸战生辉,走向大的胜利。这是因为有遭受了数百年白人殖民统治痛苦的当地人的合作而成为了可能的胜利。这一日本初战的胜利,大大地唤起了东南亚和印度以至非洲的人们争取独立的理想和勇气。」

    文件中还写道:亚洲的人们似乎至今仍将为了世界的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而与弱小民族求大同存小异地团结合作,同西方帝国主义列强作了流血斗争的日本误解为侵略者;把为了「培育他们的争取独立的理想和勇气」而来的日本人看作是与西方人同样的帝国主义者,可谓是背恩忘德。

   印度独立之父不是东条英机吗?

    这文件说:英语单词「aggression」本还有首先进攻啦、侵犯啦等意思的;东京审判时,日本方面提出了那场战争是有正当理由的自卫战争的反驳意见,但是因为联合国方面夸张地将那单词翻译成表示入侵、掠夺之意的侵略,而「广泛地造成了日本干了所谓如同强盗一样的行为的唯一印象」,令人感到遗憾。

    文章继续写道:「日军支持了印度独立运动,使印度国民军得以诞生。在新加坡举行的阅兵式上,独立运动的斗士钱德拉鲍斯发布了向祖国进军的宣言。『前进!向着德里!』暴风雨般的呼喊声在国民军将士和两万人的印度民众、有色人种的观众中回翔不绝。」「印度的法律家巴拉巴依德萨依说,『印度的独立托日本的福而早了三十年』。」

    「尽管有欧美殖民统治的既得利益者的抗日游击活动,但是日本还是承认了欧美帝国数百年中也没有承认的缅甸、菲律宾、印度、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国的独立。」

    「就这样,以日军的南进为转机,日本战败后,从亚洲到非洲,各个欧洲殖民地国家的独立浪潮不断兴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地图完全改变了。1960年的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殖民地独立宣言。它与大东亚会议的共同宣言的宗旨是一样的。」

    所谓的大东亚会议是194311月在东京由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主持召开的会议。中华民国(南京政府)代表汪精卫,满洲国、泰国、菲律宾、缅甸的代表和自由印度临时政府的钱德拉。鲍斯等参加了会议。文件认为如果说该会议的共同宣言和十七年后的联合国大会的决议有着共同的宗旨的话,那么东条英机在战败后,作为蒙受了无法洗掉的污名的甲级战犯,被处以死刑一事就显然无疑地是错了。不仅如此,将南京政府和满洲国政府定为亲日傀儡政府,称泰国、菲律宾、缅甸的与会者为日本的吹喇叭抬轿者,不是也错了吗?而且骇人听闻的是,如果现在能这样想的话,那么印度独立之父就不是圣雄甘地和贾瓦拉哈尔。尼赫鲁,实际上不就是东条英机了吗?

别国进行了大屠杀;只有日本是人道的

    这文件还说:有一种说法,认为日军进军东南亚,势如破竹,初战告捷,不是因为有「当地人的合作」,而是因为随着19399月德国侵犯波兰,整个欧洲陷入战乱,英、法等东南亚殖民地的宗主国不得不将兵力集中到欧洲,这种讲法当然是荒唐的;另一种说法,称菲律宾是遭受了突袭珍珠港打击的美国不得不让给日本的,也是不对的;还有种说法,指责事前就已周密地考虑到事态发展可能性的日本,一边乘虚闯入无主之地,一边抢夺了殖民地居民自主填补权力真空的机会,那讲法才是其所谓的专横不讲理,强加于人。

    错误还不止这种程度。「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苏联军队侵入满洲,不断杀害、抢劫、强奸日本普通市民,还将包括俘虏在内的六十万日本人强行带到西伯利亚从事条件残酷的劳动,导致其中大约10%的人死亡。这分明是战争犯罪。可是对战胜国的战争犯罪大都予以默认,而对战败国日本的真假不明的战争犯罪,没有充分审理,就随心所欲地判处了一千人(乙、丙级战犯)以上的士兵和军官死刑。」

    「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犹太人恣意进行大屠杀,这是同战争相吻合的作为个别国家的意图而策划、实施了的集体犯罪,杀害了普通百姓中的六百万犹太人,两百万波兰的知识分子、比上述人数更多的苏联人、五十万吉卜赛(妇)人,并对残疾人和病人处以了安乐死。」

    「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各地仍进行了种族屠杀。苏联的斯大林杀戮了国内数千万称为资产阶级的富裕阶级的人;中国的毛泽东也同样规模地只以所谓思想不同为由处死了自己的国民;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惨杀了本国八百万国民中的二百五十万。」

    由此,下面的记述就很重要了:「日本虽然已和德国结为同盟,但根据反对种族歧视的国家方针救护了犹太人。19383月,陆军少将通口纪一郎给了路过而往西伯利亚逃亡的犹太人难民援助,允许他们进入满洲国;第二年11月,驻立陶宛的领事杉原千亩给犹太难民六千人发了签证,开放了路经日本的避难途径。」

    随后,该文件还指责了美军从东京大空袭开始的对日本的大都市进行的不分对象的轰炸和投掷原子弹轰炸广岛、长崎,并在质问那不是「战争犯罪」吗、不是「种族屠杀」吗之后写道:「美国向不是军人的、无扺杭的普通日本市民的头上降雨、浇水般地投掷燃烧弹,杀死、杀伤了七八十万人;兼做确认原子弹爆炸效果的实验而在一瞬间杀死、杀伤了三十万市民。」

日本只是「杀害了若干人」而已(?)

    这文件中有日本连犹太人都给予了援救的记载,但他们进行了大屠杀的记载却一处也没有;由此给人的印象是,别的地方关于日本在侵略中国大陆的过程中屠杀了三千万以上的居民的诸多记载不但不是事实,反而是美国等「道不合的诸国」为了掩盖自己任意屠杀了许多人的劣迹而强加给人道主义的化身——日本的。

    不过,该文件中只有一处有这样一段仍可谓是有利于他的相关文字;「但是进行战争而没有一点战争犯罪的国家是没有的,当然日本也不例外。然而对于战争犯罪,如果能够问做了公正的处罚吗,而回答是的话,则有话要说。」执笔者们不像介绍其它各国那样列举具体事例,只以「日本也不例外」一语做结,而没言及详情。可是为了谈论「做了公正的处罚吗」那个问题,该文件中冗长地罗列了各国的各种各样的战争犯罪的状况,并抗辩道,为什么对屠杀了数百万、数千万人的别国的战争犯罪者就那样放任,而对东条英机式的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的支持者们处以了重罚。

    该文件中唯一一处例外,载有与日军的战争犯罪有关的事项,那就是以「南京事件」为小标题的关于所谓的南京大屠杀的谈论;全文如下:

    「这个东京审判的法庭认定日军在1937年攻克南京的战役中杀害了二十万以上的中国人。

    可是依据当时的资料的话,那时的南京的人口只有二十万,竟然会在日军攻打它一个月后增加到二十五万人。除了那点之外,这一事件的疑问点还有许多,现今还在持续进行论争。因为是在战争中,就算是有杀害了若干人的情形,但也不是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那样一种类型的情况。」看!文件中承认的日军的罪过实在只有这唯一一次,那也不过是「杀害了若干人」而已;中国歪曲和夸张了这样的真实真是不好。

    不用说,军中慰安妇也好,强迫其殖民地的人民新取、改用日本式的姓名也好,该文件中都没有提及。提到征兵、征用、则说主要是以日本人为对象而实施的,但周到地在句尾的括号中附加了「在台湾、朝鲜也实行了」的说明。该文件还说,可是,将这么微小的罪过夸张成惊人的犯罪似的,而对于真正地进行了大屠杀的人们却不予处罚,那全是战胜国,其中特别是美国的如下的阴谋所致。

    「进行东京审判的同时,GHQ(日本占领军总司令部)实行了意在将战争罪恶感彻底地灌输到日本人心中的《War Guilt Information Program》(战争犯罪宣传计划),动员了报纸、杂志、电台、电影等所有的媒体。强调了日本的战争是不正当的、日本人的举动是残酷的。那样一来,在东京审判中提出的真假不明的可疑之处有了很多。」

   所谓的「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

    该文件称:如果追问美国的过错的话是无止境的。「大东亚战争」本身是因为美国的强横凶暴,日本没有办法才开始的「为了自由的战争」。「1938年,近卫文吕总理发表了建设东亚新秩序的声明,暗示了创建把日本、满洲、中国合并在一起的经济圈的设想——后来发展为建立包括东南亚在内的大东亚共荣圈的口号。一面叫嚷着门户开放、机会均等,一面却来压制日本的美国,决不允许日本构筑独自的经济圈。」这成了美日直接战争的导火线。只要美国不阻碍的话,日本就应该是能够建成「独自的经济圈——大东亚共荣圈」的吧…。

    上述的文件是日本的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今年4月送交日本文部省审查的初中社会科历史教科书的一部分内容,最近由里面的人秘密地传了出来。如果被审查通过的话,从20014月起,各校就能够选定、使用了。小学的教科书从2001年、高中的教科书从2003年起改变;如果早的话,在明年春天,从小学的教科书起,让国家作为正确合理的历史观的一部分正式认定,这样一类的教科书就能登场了。自民党施加了让其通过的压力,文部省内流传着听任若干外人插手是准许它通过吧的话。审定是在10月,事实上结束于文部省发表「检定意见」的同时。如果明年3月最终是否合格的通知发出的话,各地方自治体在67月份就能选定教科书了。从最近的日本社会的气氛来看,如果这教科书被审查通过的话,很多学校选用它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不仅拥有由两百多人组成的「国会议员历史教科书问题思考会」等政界、财界、学界、言论界、宗教界的广泛的后援势力,而且确实地保有展开选用特定教科书运动的组织。那绝对不是脱离了社会的一般潮流的许多弱小集团的突出行动,并已通过畅销书《国民的历史》和电影《自尊——命运的瞬间》等完成了实习的过程。今后,不管第一线的学校将有多少选用这教科书,无论如何更关心的问题是文部省会否盖上审定通过的印章。审定通过的话,意味着国家正式承认那样表述的看法。

    在这本教科书中,日本干脆地认错的意思,从头到尾即使是一次也没有。实际上,要问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坏吗、比美国好吗,或者欧洲帝国坏吗等,是没有意义的问题。从称他们为想尽可能地占据东亚这个饲料盆而互相冲突以至开战的帝国主义者们这一点来看,无论哪一个也不能说是更坏更好些。而该教科书将这一点作为了又一个回避责任的手段,这样写道:

    「战争是悲剧。但是在战争中区分善与恶是困难的。不能够说哪一方是正义的,哪一方是非正义的。国家和国家围绕国家利益斗争到最后,依靠政治不能解决时,作为最终手段而发动的就是战争。当时的日本人没有选择不与美军作战就承认失败的方式。」

        日本究竟往哪里去

    前面的说法似乎正确,但不象话。不能区分善与恶、正义与非正义的主张,在不择手段地拼命掠夺、彼此一样双手被鲜血染红的帝国主义者之间是通用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军队使朝鲜的东学党农民起义被挫败,最终使朝鲜国家自身被日本强行吞并;并相对于与西方列强形式相同地在中国抢夺而言,还单方面地一边蹂躏中国,一边杀戮了数千万中国人。要是说这些战争中没有善与恶、正义与非正义之分的话,称其为胡说并不过份。日本帝国主义是彻头彻尾的害人者,是罪恶的、非正义的。

    该教科书的执笔者们,为了掩盖其「胡说」的本质,将所有的责任硬推给美国等西方帝国主义的同志们,攻击他们而把日本乔装打扮为遭受西方列强侵略之苦的殖民地各国的民族解放者。但尽管那样,其自相矛盾和狡猾还是马上就暴露了出来。对于同一个受害者,日本一方面标榜自己「培育了他们的争取独立的理想和希望」,另一方面却又粉碎了他们的争取完全独立的理想和希望。

    这些右翼分子们的固执在煽动狂热的民族主义这一点上表现得很严重。他们至今还在这样教育读初中的孩子们:「阿留申群岛的阿图岛上,只有两千人的日军守备队面对两万美军这个敌手一步也没有退让。在弹药、粮食的补给中断后,最后剩下的大约三百名伤兵,一面强撑躯体前行,哪怕破烂不堪的衣裤拖地,一面挥舞着日本刀从容不迫地逼近美车,战至牺牲。就是这样,从南太平洋经新畿内亚到太平洋中部的马里亚纳群岛的各岛,日军都不投降而先后战死」;「美军官兵对进行自杀式攻击的它(神风特攻队)先似乎是感到害怕,后来则怀有敬意似的」;「(虽然神风攻击的战法不足取,但是)为了保卫家乡的亲人,保卫日本,这样的牺牲也在所不辞」。

    该教科书中还引用了战死在冲绳的一个十九岁的神风特攻队队员写给在故乡的妹妹的信中的话:「安子妹:…每天,因为空袭想来很可怕吧。哥哥我决心报仇,决心冲入那大得超过想象的航空母舰。那时候,…请为哥哥我感到高兴。」

    日本究竟在往哪里去?这样的问题已经被提起过无数次,得到了又一个很明快的回答吗?

    (冯克瑞于美国Old Dominion大学转译自日本《桥梁》周刊第1649号,改动了总标题;该文原载韩国2000824日发行的第322号《韩同胞21》杂志,系由该刊驻东京特派员韩胜东(音译)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