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为军国主义铺路

                       高岛义一

 


    以「正式参拜靖国神社」为公约的小泉纯一郎当上日本首相,尽管遭到包括中国、韩国、朝鲜等国政府的强烈批评,仍然没有改变态度,反而要求亚洲各国改变对「参拜靖国神社」的情绪。小泉诡辩道:「参拜靖国神社,悼念那些为了今日的和平与繁荣为国捐躯的人,正是为了不再发生战争」。那么,靖国神社到底是什么性质的设施呢?

    1869年,明治政府为了悼念自从幕府末期到明治维新为政府而战死的属员,设立了「东京招魂社」,这就是靖国神社的前身。自从日本政府第一次海外侵略的出兵台湾(1874年)到1894年的甲午战争、1904年日俄战争,此设施改名为靖国神社,变为显彰为天皇制国家战死的军人的中心设施。

    一般的神社由民间经营,在内务省统一注册,但靖国神社一直都属于陆军省与海军省管辖,其「神官」也由陆、海军省任免。其悼念的「神」或「英灵」包括从明治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为止死亡的246余万军人,却没有包括平民等「一般战死者」,连战时被动员起来的「铁血勤皇队」民兵、学徒后备队也没有被包括。当然包括东条英机等13A级战犯在内的战争决策人都作为「昭和殉难者」被祭贡在设施内。

    把天皇祭为活神的靖国神社通过各种礼仪、活动、展览,就这样成为国家政权动员民众全面投入侵略战争的工具。在这个国家神道观下,无论是社会主义者还是宗教徒,都因为拒绝参拜遭到迫害。

    战后,宪法明确规定思想、信教的自由(第19条)、政教分离的原则(第20条)。靖国神社按照宗教法人法注册为宗教团体,小泉以一国的首相名义参拜此一宗教团体设施,当然是违反宪法的。实际上,连自民党政府在198011月也不得不承认:正式参拜不能否定违宪的疑问。

    实际上,19911月仙台高等裁判所、1992年福冈高等裁判所、大阪高等裁判所,以及1997年日本最高裁判所都确定,日本首相等以政府官员资格参拜靖国神社是违反宪法的。

    但对于日本统治集团而言,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是形成能从事战争的「普通国家」体制的不可缺少的国民公众意识的第一步。以改宪为目标的中曾根康弘在1985815日首次以首相身份参拜之前就扬言:「如果我们国民不感谢那些为国捐躯的人,谁再会为国赴难?」时为法务大臣、自民党靖国神社委员会委员长的奥野诚亮元(其本人战前为秘密警察官僚,参与销毁秘密文件的行径使许多战犯漏网)更明确地叫嚣:「自卫队战士的灵魂祭奠在靖国神社,我们作为国家的代表却不能代表国家去悼念,怎么可能维持国家的独立呢?」

    小泉这样迫不急待,除了日本社会的进一步右倾、军国主义动向外,也是出于在「全球化」浪潮下日本经济的进一步衰退激化了社会矛盾,日本统治集团急于找到通向战争的途径来转移国内危机。这就是参拜靖国神社的危险本质。

    (赵京2001724日摘译自新时代社《桥梁》周刊2001716日第1690号)